飘天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对手是尊神 > 第二十四节 暗夜飞奔
    三宁市郁金香庄园,一回到家苏浪赶紧帮着查看伤势。李季带着神器指环的左臂已经骨折,但外表看不出明显的伤痕。他的胸口,却是出现一个碗底大小的伤口。

    苏浪有些慌了,“我说老李,这要是把你送医院,你说他们会不会把你当成外星人分解了?要是不去的话,你能撑得住吗?”

    李季大口喘息着,“去,把浴缸放满水,越热越好。把我放在水中,我自己能修复。”

    苏浪一听,二话不说冲进了洗浴间。不大一会儿,苏浪抱着李季小心的放进冒着腾腾热气的水中。

    “卧槽,可别把你给煮熟了?”

    苏浪刚说完,就看到李季手上的神器散发出蓝色的光芒,把李季笼罩了起来。在蓝色的光芒中,李季的伤口神奇的止住外流的血液。看到这一幕,苏浪方能暗暗松了口气。

    苏浪不敢离开,坐在浴缸旁边问道,“老李,行不行?”

    “这魂奴出手够狠的,估计得一周左右才能完全修复伤势。”

    李季的呼吸平稳了下来,脸上也不再显得那么痛苦。李季详细的遭遇说了一遍,要不是神器的流光帮他阻挡了一下,恐怕自己的臂膀还真能被对方斩断。

    苏浪走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叼着一支烟走了进来。今晚发生的一切让他心情很沉重,特别是陌卿提到了婚姻,让苏浪仿佛有块大石堵在胸口。百年的追求虽说是在幻境之中,却是实实在在的刻印在苏浪心上。要说他不介意那是假,但是现实摆在面前,苏浪只能把苦水藏在心底。

    李季看了苏浪一眼,还以为他是担心魂奴,“阿浪,不必害怕,那魂奴善于幻影与速度,你只要把时空奥义发挥起来,我相信他无法近你的身。刚才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还别说,陌卿姑娘的水之奥义正好能克制他。水之无形,正是幻影的克星。”

    苏浪狠狠的吸了两口,“老李,我不在乎什么狗屁魂奴,可是~陌卿要跟安宰贤那小子结婚了。麻痹的,表面上老子还得装着不在乎,其实内心深处我他妈都想大哭一场。”

    李季苦笑道,“你们人类根本是自寻烦恼,在幻境之中区区只有百年寿命,何必给自己增加这么多负担。”

    苏浪叹息道,“跟你说了也不懂,你们上界一个个都跟木头似的,根本没什么七情六欲。对了,先知上神也说过我们生活在幻境之中。难道说,咱们吃的住的以及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真要是这样,那三维界存不存在有什么必要。”

    李季把头靠在浴缸沿上,轻声说道,“阿浪,所谓的幻界,不是你想的那样都是幻觉。幻界之中一切生命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是被无数种规则所控制。比如生命、时间起源与消散、甚至你们星球的引力等等,都处于无数种规则之中。不知你想过没有,地球星已经存活了四十六亿年左右,而目前你们人类能追溯的起源,也不过是几百万年。那人类到底起源与何处,以前有没有存在过?”

    “说这些有什么用,老子又不是博士。”苏浪翻了个白眼。

    李季笑道,“其实地球星存在之时,就有人类的历史。只不过每次到达一个轮回点就会自我灭亡,到时候三维真界就会重新输送生命,维持真幻之间的平衡。法界诸神对三维界也非常重视,却一直无法堪破真界所在。所以只能把你们生存的空间,称之为幻界。”

    “真界?”

    苏浪微微一愣,顿时想到了大漠之中的老牛。记得老牛说过,它的真身就是踏破界壁去了真界。苏浪虽然学历不高,却也经常看一些科幻类小说。难道说,科学家所谓的量子纠缠中的四维空间,指的就是真界?

    苏浪听着有些发呆,以前他从不考虑这些深奥的东西。但是现在,苏浪感觉冥冥之中,好像这真幻两界与他有着某种牵连。这可不是他的胡思乱想,更不是什么第六感的捕捉,而是苏浪通过奥义感悟之后滋生出的一种明悟。

    苏浪堪破不了其中的奥妙,只能把这种明悟当成自己的胡思乱想。反正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李季的安全。苏浪哪里也不敢去,只能寸步不离的守护着李季。

    四天之后,衡南安家别墅,安宰贤与父亲安明海坐在花园的长廊下,两个人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安明海看着儿子轻声说道,“阿贤,我不反对你进入集团高层,但是集团发展的非常平稳,你却要集中大笔资金来创建科研基地?别说是董事会成员,即便父亲也有些难以理解。”

    安宰贤平静的说道,“爸,要知道企业生存必须要有核心的产品才行。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长远考虑。”

    安明海摇了摇头,“阿贤,你不懂管理,企业不是你想象的这么好干。即便是研发投入,也不能超过一定的百分比。你把企业拳头产品放弃来搞研发,根本是杀鸡取卵。你还是先锻炼锻炼吧,等我老了以后,集团早晚是你的,千万不要鲁莽行事。”

    安宰贤目中闪烁出一道精光,表面上装着温和的说道,“爸,如果您相信我,其实我可以把集团建设的更好。”

    安明海笑了笑,“有信心是好的,但还要有实际工作经验才行。打江山不易,守住江山更难。儿子,还是踏踏实实摸索几年再说吧。我到觉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紧与陌卿结婚。等你们有了孩子,我这当爷爷的也没心思管理集团了。”

    安明海说着站了起来,以前他非常希望儿子进入聚贤集团参与管理,安宰贤却是一直以学业为借口来推辞。可是这次回来之后,安宰贤不但要求直接进入高层核心,甚至想把集团的经营性质改变。这一点,安明海坚决不同意。

    父子俩的谈话以僵局而告终,安宰贤心中震怒,恨不得当场宰杀了这个所谓的‘父亲’。

    回到自己的房间,安宰贤脸上的表情异常寒冷。躲在阴影中的暗夜赶紧飞出了,讨好的问道。

    “主人,他~应该是同意了吧?”

    安宰贤没有回答,哼声说道,“老东西目光短浅,想再让我等上十几年,本尊可没这个耐心。任何人敢阻挡本尊,只有死路一条。”

    安宰贤说着,目中透出一股威严的杀气。暗夜浑身一颤,顿时感受到了安家的危机。别看他俩灵魂想通,暗夜却能隐藏自己的意识。他害怕父母惨遭不测,但表面上却不敢有丝毫的动念。

    安宰贤目光冰冷的盯了暗夜一眼,深吸一口气说道,“就让老家伙再多活几天,先把陌家那件事办完。”

    安宰贤说着,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暗夜,你不是很喜欢那女人吗。等本尊娶了她之后,可以把这肮脏的身躯让给你。只可惜,你现在无法消受。”

    感受到安宰贤张狂而蔑视的语言,暗夜内心强烈的隐忍着。甚至说,还要用灵魂做出恭维的回应。安宰贤不在乎暗夜有什么想法,在他眼里,暗夜只不过是一具备用的分身。万一这具躯体遭受毁灭,念魂可以立即强行占据他的识海转移到暗夜身上。而且暗夜敢有反意,念魂只需动动念头,就能让暗夜那丝灵魂烟消云散。

    次日上午,安宰贤带着礼物开车去了陌家。陌卿的父母非常喜欢这位准女婿,安陌两家是世交,儿女们能走到一起,这对陌家来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哪怕以后把云帆集团交给安宰贤也能让老两口放心。

    “宰贤啊,来家里还带什么礼物,这可有点见外了。”陌卿的父亲陌长生开心的看着安宰贤。

    陌卿的母亲韩一梅也跟着笑道,“这臭小子以前天天来家里蹭饭,现在也学着懂事了,还知道给我买礼物。小贤,无事献殷勤,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韩一梅与陌长生都是看着安宰贤长大的,根本就是把他当儿子一样看待。今天突然带着礼物上门,老两口心中多少也猜测出来意。

    “伯母,今天可不同往日,我是来~正式商量一下我跟阿卿的婚事。如果您老两口不反对的话,过不了多久我可改口叫爸妈了。”安宰贤恭敬的说道。

    老两口惊喜的看着安宰贤,虽说他与陌卿早已订婚,但是听到婚讯,老两口依然惊喜不已。

    “宰贤,你小子终于肯安定下来。太好了,今晚约上你父母,咱们两家好好聚一聚。”陌长生兴奋的说道。

    安宰贤笑了笑,“其实我爸也是这个意思,今晚请您二位到家里聚一聚。对了,阿卿呢?她是不是在楼上。”

    韩一梅笑的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这妮子去了她自己的公司,我这就打电话让她回来。”

    “哦,不用了,正好我也想去她公司观摩一下。”

    “怎么,中午不在家里吃饭?”韩一梅奇怪的问道。

    “不了伯母,我现在刚进入集团上班,想多摸索点经验,中午我跟阿卿一起吃吧。”

    陌长生点着头,“年轻人就该这样,学无止境吗。去吧,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喝几杯。”

    陌卿不在家,安宰贤客气的告辞离开。这几天安宰贤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对待陌卿也露出了笑脸。但是安宰贤高傲的性格,很难让他放下身价与陌卿亲亲我我。这一点,暗夜倒是非常高兴。

    当晚,安家别墅热闹非凡。安明海与陌长生亲如兄弟,老哥俩在客厅内相谈甚欢。陌卿在公司里忙碌还没有到来,安宰贤也躲在楼上没有出现。他非常厌烦这样的应酬,如果不是需要尽快掌控两家的财富,他都想灭掉安陌两家所有人。

    “暗夜,今晚你可以放任的翱翔,别让他们看到你,我可不想在这么高兴的日子被人打扰。”安宰贤戏虐的看了暗夜一眼,他知道暗夜一直恋卷着陌卿,时不时挑逗一下暗夜,安宰贤仿佛对这种内心的黑暗非常满足。

    眼看着陌卿的车辆开进了别墅,安宰贤一抖手把暗夜扔了出去。整理了一下,他也该进行自己的表演了。

    暗夜趴在别墅外不远的一棵树枝上,眼神之中骚动着不安与紧张。暗夜知道主神念魂的真正想法,当陌卿走进结婚殿堂的那一刻,将是他们安家灾难的开始。暗夜感受出安宰贤的杀意,恐怕婚后自己的父母,会是第一批惨遭不测之人。至于陌卿,更会在地狱般的痛苦之中,惨遭安宰贤的折磨。

    暗夜浑身瑟瑟发抖,他故意封闭了魂识,不敢让安宰贤觉察到自己的愤怒。面对安家即将来临的灾难,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更没有能力去阻止这一切。

    夜色渐深,安家别墅大厅里欢声笑语。备受煎熬的暗夜终于忍不住,振翅向东南快速飞奔。

    暗夜无法阻止这一切,但是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让他非常痛恨之人。暗夜必须要让苏浪知道安宰贤的真面目,他觉得唯有苏浪,或许可以挽救这场即将到来的灾难。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