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对手是尊神 > 第二十三节 苦涩的祝福

第二十三节 苦涩的祝福

 热门推荐:
    衡南陌家别墅,陌卿根本就没有入睡。收到苏浪的信息,她第一时间就想回复过去。不过,陌卿忍住了,她觉得应该让苏浪养成习惯,不要不分时间地点就发信息。毕竟以后嫁给了贤哥,知己与夫君之间也要有一定的界限。

    这几天陌卿变得有些沉默寡言,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安宰贤身上。虽然安宰贤不再像那天一样冷漠,但是陌卿感觉到两人之间仿佛垒砌了一堵高墙。陌卿努力去做好自己,她喜欢看到安宰贤以前那种开心笑容,而不是现在这样平静的令人不安。有时候,陌卿也很想跟苏浪说说心里话,以解心中的忧愁和烦闷。但是她心中矛盾,陌卿太了解苏浪的性格,她怕这家伙会忍不住去找安宰贤理论。

    就在陌卿思维紊乱之时,忽然心生警觉,双耳边的枫叶瞬间脱离漂浮在身前。这两片枫叶看似晶莹剔透弱不禁风,却是光幕流年那种逆天神器凝聚出的结晶,而且充满着灵性。

    唰~!床前的空间如同被利刃割开一样,苏浪从里面走了出来。

    “呃~!”苏浪吃惊的看着眼前两枚枫叶,赶紧压低声音说道,“卿卿,是我~。”

    看到苏浪那副嬉皮笑脸的面孔,陌卿又羞又气,赶紧整理好睡衣。陌卿本想怒训几句,却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臭家伙,你~你能横渡空间了?”陌卿惊喜的看着苏浪。

    “没那本事,大老李把我带到了你们对面,那家伙找酒店睡觉去了。”

    苏浪心说我都在你家对面站了半个小时,他是实在忍不住等到天明,才偷偷的溜了进来。

    陌卿娇羞的瞪了一眼,“还好我机警,不然早晚会被你吓死。臭阿浪,以后没有我的同意,不许进入我的房间。”

    苏浪嘿嘿笑着,很随意的坐在了床沿上,“我说过,只要想你,我就会过来看你。”

    陌卿暗叹了一声,她了解苏浪这种没脸没皮的磨人性格。不过苏浪的突然出现,陌卿不但不反感,甚至还有一种小小的惊喜。

    陌卿往一侧移动了一下,拍了拍旁边轻声说道,“阿浪,就当这里是光幕流年,咱们躺在草地上聊聊天。”

    苏浪一怔,坏笑着说道,“你就不怕我突破防线。”

    苏浪说着,赶紧走过去靠在了床头上。呼吸着房间里散发出的芳香味道,苏浪脸上绽放出惬意的满足。

    陌卿狠狠的扭了一下,“不许有什么龌蹉的想法。”

    苏浪疼的龇了龇牙,“能不能轻点,不怕我把楼下的都惊醒啊。卿卿,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为何感觉你心事重重的。”

    看着苏浪清朗的双眸,陌卿默默的叹息了一声,“阿浪,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其实,这几天我的心很累。贤哥好像很在意你的出现,但是这辈子,又不能跟你这个臭家伙彻底割舍。安伯父伯母与我爸爸妈妈都在催婚,以后真要是嫁给了贤哥,恐怕咱们之间的联系~要换个方式了。阿浪,这里不是光幕流年,希望你理解我的难处。”

    苏浪仰面朝天,心中犹如被刀割了一般难受。苏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强忍着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

    “卿卿,我明白你的难处。不过你放心,这里不是光幕流年,我不会强行干涉你的生活。说实话,我知道无法跟那个安宰贤相比。如果不是遇到了李季,我只是个连吃喝都是问题的闲散人员。卿卿,只要你开心快乐,咱们之间怎么都行。或者,以后除非有必要,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苏浪终于明白了为何这段时间,感觉陌卿有些抗拒自己。究其原因,看来他们距离走进结婚殿堂不远了。

    陌卿一愣,有些内疚的看着苏浪,“阿浪,你~生气了?”

    苏浪摇了摇头,苦涩的说道,“不是生气,只是有些~失落和伤感。卿卿,我没事,就像在光幕流年里一样,不管你是追杀还是打骂,苏浪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苏浪。爱一个人,有时候放在心里就行。虽然我没见过安宰贤,但我相信那小子不会辜负你。卿卿,我不希望你把我当成一个负担,那不是我的初衷。”

    听到这话,陌卿不禁感动的眼圈发红,微微移动了一下,陌卿靠在了苏浪的肩膀之上。

    “臭家伙,以前没觉得你这些甜言蜜语这么动人。阿浪,如果还有来世,下辈子我一定是你的人。”

    苏浪心中酸楚,面对现实,他唯有祝福别无他法。总不能,真的使用龌龊手段把人家分开。苏浪伸手轻轻揽住陌卿,刚要开口,突然间空间一阵扭曲,李季晃荡的跌落了出来。

    李季一条手臂耷拉着,胸口上一片绿色的血液,“魂奴~是魂~呃~你们~?”

    苏浪和陌卿震惊的看着李季,两人略一愣神,慌忙的坐了起来。苏浪闪身来到李季身边,一把扶住了受伤的李季。

    “老李,你刚才说什么?魂奴?”

    李季喘息着,严肃的看着苏浪和陌卿,“不错,刚才我遭到了魂奴的袭击。还好,最后一刻逃了出来。”

    “它在什么地方,咱们马上赶过去。”陌卿说着快速的披上一件外衣。

    “不用了,就算现在过去,恐怕他也早已离开。那魂奴行动异常,虽然还没有达到扭曲空间的能力,却能用解体之术瞬间偷袭。苏浪,我建议咱们暂时返回三宁。魂奴的目标是神器,我必须尽快养好伤势,封印的念种决不能有失。”

    苏浪一愣,当即摇头说道,“那不行,咱们走了,卿卿怎么办?”

    李季看了看陌卿,“魂奴的目标是我,他与念种之间有着感应,只有我离开衡南,陌卿姑娘才是最安全。咱们留在这里,反而会给陌卿姑娘带来危险。”

    陌卿脸色一寒,“他来了正好,与其等待,不如彻底解决这个后患。”

    苏浪心中不禁纠结起来,他不放心陌卿,但又不否认李季说的很对。更何况,在苏浪心中魂奴没有见过陌卿,万一把他引来还真会给陌卿带来麻烦。毕竟他们不能总跟陌卿待在一起,万一落单遭遇偷袭,陌卿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

    苏浪想了想,问道,“老李,那魂奴长的什么样?战斗力如何?”

    李季喘息道,“他带着伪装,在战斗力方面我感觉~应该不次于陌卿姑娘。我们只过了三招,他幻化出的残影不是我能对付的。要不是及时催动了神器,这条手臂差点被他一掌斩了下来。”

    陌卿一听,不屑的说道,“那魂奴绝对低于我的战斗力,如果我是魂奴,偷袭之下李季大哥根本没有逃离的可能。看样子,那魂奴的能力也不过如此,没必要担心。”

    苏浪点了点头,“这点我信,你要是偷袭李季大哥绝无活路。不过~,我俩还是暂时返回三宁。魂奴不知道你的存在,还是不暴露为好。再说李季大哥受了伤,留在你这里养伤也不方便。”

    “正因为李季大哥受了伤,你一个人面对魂奴更加危险。阿浪,我知道你们怕给我引来麻烦,但总有要面对的那一天。我在衡南还有两套住处,你们就先住在那里。”陌卿焦急的说道。

    苏浪摇了摇头,“卿卿,那魂奴现在是在暗处,咱们在明处。只要我们三个不再一起,住在哪里都一样。你放心,就算对付不了魂奴,大不了我把李季拉入镜像空间躲起来。留在衡南确实很不方便,现在不是争执的时候,我俩必须马上离开。”

    看到苏浪这么坚决,陌卿犹豫了一下,看向李季问道,“李季大哥,还能不能动用神力?”

    “返回三宁没问题。”李季说完大口喘息着。

    “那好,你们马上离开。阿浪,到了三宁保持联系,有什么状况一定及时通知我。”

    陌卿看出李季的伤势不轻,这段时间她也确实无法帮着照顾李季,只能答应让他们马上返回三宁。苏浪还有一肚子话想跟陌卿说,但是李季受了重伤,苏浪也不敢耽搁。两人互相搀扶着,随着扭曲的空间消失了身影。

    陌卿心中即是担心又有些失落,眼看着即将黎明,心事重重的陌卿推开门窗走到阳台之上。陌卿微闭双目,想让凉爽的风吹散心中的烦闷。

    突然间,陌卿感觉双耳上的枫叶一动,顿时心生警觉。陌卿机警的仔细搜索了一遍,发现不远处二楼伸出的雨檐上,倒挂着一只黑色的蝙蝠。按说出现蝙蝠不是什么稀奇之事,但令陌卿诧异的是,带有灵性的枫叶,好像针对的就是这只蝙蝠。

    唰~!陌卿控制着枫叶射向了黑色蝙蝠,但是距离蝙蝠不到一寸之处停了下来。陌卿奇怪的看着小蝙蝠,她发现蝙蝠那双晶莹的小眼睛非但没有惧怕之色,仿佛带着一丝眷恋之意。漂浮的枫叶慢慢的回落到陌卿身边,原本很厌恶蝙蝠的陌卿,居然生出了恻隐之心。

    安家别墅,安宰贤也站在阳台之上,一只手还撵着李季留下来的绿色血迹。

    安宰贤嗅了嗅,厌恶的说道,“区区一介低级法神,居然也能在本尊手里逃脱。该死的三维界,居然让本尊滋生出如此无用的法力。”

    安宰贤掏出手帕狠狠的擦拭了一下,仿佛是在嫌弃这肮脏的血液沾染了他圣洁的手指。安宰贤感受到李季已经离开了衡南,这次虽说夺取神器的失败,但他相信已经把众人引入歧途。甚至说,那些在法界窥伺的主神,也会把重点关注到封印的念种上,根本不清楚他真正的目的。

    安宰贤的面孔上带着一丝冷漠而威严的怒意,他准备过些日子亲自去去一趟三宁市。不过在去三宁之前,安宰贤还有一件大事要解决。

    这些天安宰贤一直酝酿着,把安家的‘聚贤集团’从他‘父亲’手里彻底接管过来。不但是聚贤集团,安宰贤还瞄准了陌卿独立运作的‘立云科技’。他准备用婚姻的枷锁彻底牵制住安陌两家,一步一步把财富归拢到自己的麾下。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