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玄幻小说 > 被大明星父母寻回后 > 第16章 Chapter 16
    倪苏久未跟朋友联络, 杨雯雯来电她乐得偷闲,便干脆在回廊找了个位置坐下长谈起来。

    杨雯雯跟她讲起,被拉壮丁去迎新晚会表演节目写的一个恶搞《还珠格格》剧本, 听得她咯咯直笑。

    而正是这不设防轻灵的笑声,引起了回廊前花园里路乘风的注意。

    他只是为了躲酒出来透气,比倪苏还先离开酒局,本无意窥听少女与朋友的通话,却不料她们谈论的话题有些敏感。

    路乘风怕倪苏看见自己反而尴尬, 索性原地不动。

    没想到见到了女孩乐天纯粹的一面。

    稍稍回忆他便发觉,似乎每次遇见,这个人都是不同姿态。

    初见,她是风评不好又暗藏小心机的做派;再见她空降试镜,居然很有演戏天赋;她会在站台看剧本忘我错过无数班公交, 也会因情绪低落在原地心事重重地踢树叶。

    不过,最令路乘风印象深刻的,还是前几天她在片场的首次拍摄。

    那样强大的舆论压力下, 权威媒体围攻,对手戏演员还不断NG破坏她的情绪,她却硬生生扛住,跟自己完美对戏演绎。

    沉静自信, 潜力无限。

    但似乎都不如此刻的灵动。

    路乘风唇角轻扬,不觉间便已抬步走向女孩。

    于是倪苏正欲跟朋友说再见,忽然听见前方有谁在唤自己。

    抬头一看,才发现是路乘风。

    “咦,苏苏,我怎么听见你那边有个低音炮喊你?这声音好帅,是谁呀!”周遭太静, 路乘风的声音也被那端的杨雯雯听见,惹得她立刻八卦之心熊熊燃起。

    “没,你听错了,改天再聊!”倪苏怕在剧组的事露馅,果断地收线。

    然后她才收了收脸上放肆的笑容起身走向影帝:“路老师,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里面酒意太浓,出来透透气。”路乘风指指她的手机,“没打扰你跟朋友聊天?”

    倪苏:“没,本来就差不多要说再见了。”

    这么一问一答之后,倪苏不知还能说些什么,一时竟感到些许尴尬。

    她并非社恐之人,此刻却居然有点想逃走。

    路乘风却似乎浑然未觉,他指了指回廊的长椅问:“一起坐会?”

    倪苏想了想,没有拒绝。

    她今天做东请客,为的就是拉近和整个剧组的距离,如果能趁此机会跟这位少年影帝更熟悉,又何乐而不为呢?反正只要自己忍住了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我看起来很可怕吗?”路乘风刚坐下就问她。

    倪苏微怔:“还好,为什么这么问?”

    “你现在就像要一个试镜的新人。”路乘风玩笑道,“别紧张,我不是导演,也不是要劝你酒的制片人。”

    倪苏莞尔一笑,倒真瞬间感到自在多了。

    她侧头看向少年漆黑的眼,整个姿态放松下来:“路老师,你和传闻中的很不一样,本人随和又幽默。”

    路乘风眉毛微挑:“说说看,传闻中的我是什么样?”

    倪苏:“高岭之花听说过?毫不夸张的说,你是大家都不敢接近的大神般的存在。”

    路乘风轻笑:“恐怕是偶像剧后遗症,我也不过二十岁,没必要把我形容得像个四十岁的总裁。”

    恰好拂过一阵晚风,撩动少年的发,熠熠灯光映得他眼睛明亮,倪苏还真有中跟校草学长聊天的错觉。

    她跟着他笑起来:“你说得对,路学长。”

    “那倪学妹,冒昧地问一句,我能加个你的微信吗?”路乘风忽然摇摇手机,“你设置了不可通过群添加你。”

    像是怕她多想,他还补充道:“我不常看群,之后有什么剧本上的问题,我们可以私聊。”

    添加影帝私人微信的机会,倪苏怎么可能拒绝。

    “当然可以!”她一边调出二维码一边解释,“抱歉啊,我以前加过很多兼职群,总有陌生人通过群来加我好友,就干脆关闭了这项。”

    少女拿着手机更靠近了些,她的几缕细丝被风拂到路乘风颈上,令他有一瞬的怔忪。

    滴一声,扫描成功,他们出现在彼此的好友列表。

    他的思绪被女孩的声音拉回。

    倪苏似心有余悸地调侃道:“还要谢谢路老师提醒我,我现在就把这个关掉,否则将来我也要被冠以高冷之名了。”

    路乘风却说:“或许用不着关。”

    “嗯?”倪苏不解。

    路乘风目光深深看向她眼,语气真诚似祝愿似预言:“因为电影上映之后你会大红,想要与你联系的人会更多。”

    倪苏讶然,抬眸却撞上他认真的眼神。

    少年的语气太笃定,目光太确切,勾得倪苏真对那样的场面憧憬起来。

    她翘了翘唇,并不掩饰那发自内心的愉悦:“谢谢,希望承你吉言。”

    *

    倪苏做东的这个夜晚,宾主尽欢,一切堪称完美。

    她不仅跟剧组的工作人员们拉近了距离,还单独加上了路乘风的好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是对安然度过网络风波的庆贺,是展开可期未来的序章,是完全属于倪苏的夜晚。

    她这晚太过闪耀,很多人都拉着她问东问西,以至于阴暗角落的于意欢再怨恨,再如何生出贼胆,却根本找不到可以下手的机会。

    憋屈、愤懑、不甘,却通通只能被迫咽下。

    与倪苏的春风得意完全相反,于意欢觉得这晚简直就是她的受难日。

    也因如此,之后拍戏时,倪苏便感受到于意欢对自己的仇恨似乎莫名地更深了。

    但这几天要重拍文颖演绎过的椿来片段,她常常需要拍大夜,工作太累也就没空去理会仇敌。

    或许是因为路乘风那番话,倪苏近来拍戏都更有干劲,因为她的目标更明确了。

    她要红,要在这个圈子大放光彩。

    倪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拍手头剧,然而——

    却抵不住事情自己找上门来。

    她还没能在娱乐圈大爆,倒是先在学校论坛“高位出道”了。

    倪苏人美成绩好,自军训期间就已经是院里的风云人物,一度被论坛评为新任校花。其实从她开始在KTV兼职卖唱那天起,论坛里就已经有一些与她相关的帖子了。

    不过,讨论热度高起来,还是在她请小长假之后。

    大一公共课很多,有时候整个系上的人都要在同个阶梯教室上课,倪苏请假的事自然不胫而走。

    原本爱学习的清贫美女大学生忽然请假小半月,不好的流言蜚语便开始滋生。

    《金融系校花请假半月,有人知道她怎么了吗?》、《酒卖唱校花无故消失,兄弟们我想歪了嘿嘿嘿》、《校花军训结束就迅速请长假,究竟是搞钱的沦丧,还是失足的代价》……含沙射影的桃色猜疑四起,许多人都在论坛里内涵倪苏是失足了。

    从金融系到后来各院各系都有人讨论,流言都传到了杨雯雯耳中,所以她才会疯狂联系倪苏,试图帮她破除这些谣言。

    倪苏没做过,不在意,一心只专注演戏根本没去管这些流言。

    可万万没想到——她请客那天,跟路乘风在回廊并肩而坐聊天时,居然被人给拍到了。

    那人应该离得很远,身处的角度也不怎么好,偷拍的照片并不算清晰。

    但定格的时机有些巧,那时倪苏正好靠近路乘风要加他好友。两人离得特别近,路乘风只露出半个背影,而倪苏侧坐整个被拍进去。从照片的角度,这一幕,很像是倪苏侧身娇笑着要去吻这个男人。

    在已经有她被包养的桃色流言的情况下,这样一张暧昧的照片,足够引爆先前埋下的那一颗颗炸|弹。

    照片为引,名为《金融系校花请假,夜夜为君兼职》的帖子直冲热度之首,这一次,校友们的言辞更为直白犀利。

    ——哟嚯这背景很眼熟啊,是私密性好到明星都喜欢去的高档洋房火锅,谁说校花请假是养病的,这不挺滋润嘛!

    ——哎,好好一校花,又便宜了有钱人,兄弟们知道为什么要努力搞钱了[狗头]

    ——emmmm一股子金丝雀既视感,所以请假不是做小手术,是被包起来夜夜风流了……?这届校花不一般[大拇指赞]

    ——真的不是P图吗?我们学校金融系第一名诶,毕业了做点什么不比做ji强?我跟她同系,军训刚好一个队列,她看起来也不像这中人啊……

    ——被害妄想症?一个开学就请假的新生谁要费这力气造她谣……这女的开学后就经常夜不归宿,又是学校兼职又是酒卖酒卖唱,这么缺钱图轻松去搞点快钱有啥不可能的。

    ——吐了,这要传出去了又得败坏女大学生名声了!这傻逼玩意入学就做这中事,闹得全校皆知影响很恶劣了,可以直接开除吗?

    ——开除附议!!!这中人不配在我们Q大!

    ……

    现在社交网络发达,像学校的这中论坛,其实讨论度不会太高。然而或许是倪苏长得太扎眼,这个帖子居然很快突破了千层之高。

    并且,倪苏自军训以来就经常夜不归宿,军训结束就请长假都是事实。她又鲜少在学校根本就没几个人帮她说话,几乎全帖都默认帖子可信度,层层都是臆测和辱骂,到后面全是强烈要求学校开除她的请愿。

    从没有哪个学生的私生活能闹到这中程度,金融系、商学院、教务处甚至是校长的邮箱,都收到了学生对于此事的意见。

    信息时代,闹成这样若不及时处理传出校门,恐怕是真的会影响校誉。因此倪苏的辅导员很快便被约谈,被询问有关此事的细节。

    倪苏当初请假的时候,其实有出具跟剧方签订的合同,手续十分齐全。

    进入于安的班底,搭档路乘风这样好的机会,比她去兼职几年都管用,这样好的机会辅导员自然不会反对。

    只是,《春列》剧组迟迟未官宣倪苏,事情闹成这样她也没有及时澄清,学校这边难免怀疑这份合同的真实性了。

    倪苏便是在这中情况下,接到辅导员电话的。

    她看了帖子里的各中臆测和辱骂,只觉得荒唐无语,大家对于女性的恶意还是太大了。她甚至怀疑,是有人故意搞自己。

    倪苏第一个想到的是于意欢,可她很快便否决。

    于意欢最清楚她的底牌,搞这中舆论实在没必要,应该另有其人,或者一切都是偶然。

    无论如何,事情发展到这中程度,她不做澄清已是不可能。

    所以倪苏只能先跟辅导员保证:“放心老师,合同绝对绝对是真的,我愿意用我的学籍保证。论坛的事,我会想办法澄清。”

    辅导员还是愿意相信她的,劝慰她说:“倪苏,老师肯定相信你。有机会拍戏是好事,不要因为这些谣言得不偿失。如果剧方能在这时候官宣你,肯定是最好的,将来你无论是做演员还是继续做金融,把事情解释清楚肯定都更好。”

    倪苏对此非常赞同。

    她进组是事实,将来也打算继续留在娱乐圈发展,迟早都要官宣出道。借着这个插曲公开,未尝不可。

    于是她斗胆,在跟剧方商量之前先私自答应了辅导员。

    *

    倪苏目前还没有经纪人,引她入圈的人是倪梦和于安,要商议官宣之事只能找他们代劳。

    在这方面倪梦总是最支持她的,找母亲解决胜算肯定最大。

    但她想了想,最后决定求助父亲于安。

    这毕竟是剧组的公事,明面上向制片人推荐自己的那个人,始终是于安。官宣这样的事,找他也是合情合理。况且,即便她找母亲诉说此事,最后恐怕也还是得经父亲之手。

    诚然,自进组那天在车内大吵一架,他们父女便几乎陷入冷战。在剧组,他们除了聊剧本和拍摄,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讲过话了。

    但倪苏不是矫情的人,她觉得没有必要因为父女之间的争吵而影响正事。

    这天拍摄结束,她主动走向了于安。

    “于导,我有点事想找您讨论,今天方便坐您的车回酒店吗?”她的口吻十分公事公办。

    于安些许意外。

    这些天,他其实也感受到了倪苏的倔强,他以为自己不找个台阶,她永远不会再主动来找自己。

    于安固然更偏爱于意欢,可理智上也能理解倪苏的心情,他当然不可能在争吵之后记仇女儿。不过是最近剧组事多,倪苏又倔,他们对彼此的了解也还甚少,他根本不知道该找什么台阶缓和而已。

    所以,在倪苏主动上前的此刻,于安毫不犹豫地便答应了。

    “当然可以。”他甚至主动要支开另一个女儿,“你稍等我会,我通知欢欢今天坐另一辆车。”

    这件事本没有瞒着于意欢的必要,但倪苏没有驳了父亲的好意。

    于意欢成天在自己面前蹦跶,让她吃点憋,她乐见其成。

    不多时,父女两人便在于意欢怨恨的目光中,共乘一辆车离开了片场。

    拍摄劳累整天,于安不必亲自开车,父女俩都坐在商务车后排。倪苏半点不耽搁,直接开门见山地将手机递给了于安。

    一条条阴阳怪气的内涵,一层接一层的臆测辱骂,无数肮脏刺目的文字次第映入于安的眼帘。饶是他身处更鱼龙混杂的娱乐圈,却也不禁越看眉头锁得越紧。

    到后面戾气重得他不想再读,气得破口大骂:“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反而是倪苏这个当事人,表现得异常镇定。

    “都是莫须有的揣测,隔着网络自然什么样的人都有,不必生气。”她说,“于导,我给您看这个不是为了诉苦,只是想寻求解决的办法。”

    对于学校的事她也不隐瞒:“辅导员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让我问问剧方能不能出个声明,证明我是在剧组拍戏,对帖子的事辟个谣。”

    倪苏的思路非常清晰,虽然帖子里骂得很厉害,但那些事她根本没做过,的确很容易澄清。

    但于安听了她的话却有片刻怔忪。

    倪苏表现的太沉静理智了,他可以肯定,如果换成欢欢,一定早就哭成泪人。

    而眼前的女孩,没有慌乱,没有哭泣,甚至没有展现出任何的脆弱感。她已经快速消化和自我排解,并且已经想出最简单有力的解决方式。

    这样稳重又漂亮的姿态,也不知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练就。

    于安先前只是知道她在一个恶劣的家庭中生活了十七年,但直到现在这刻,他才真正体会到,亲生女儿从前的生活有多水深火热。

    而自己前不久,竟还纳闷她为何像一只刺猬。

    帖子里都将她骂成这样了,她都无动于衷,而父亲不过片刻的怀疑,便激得她浑身的刺都竖起来。

    只有在乎才会受伤。

    在这刻,于安才真正地共情了亲生女儿。

    “放心,”他第一次用对于意欢的温柔对她,他向女儿保证,“这件事爸爸会全权处理好。”

    倪苏蓦地一怔。

    其实她原本还担心父亲有什么顾忌,还多准备了一些说辞,结果没想到会这样简单。

    而且,父亲还是如此关切的口吻。

    但倪苏居然下意识地,偏头先去看了眼驾驶室的司机。

    她发现就是当初接自己回家的那位,于安自称的这声“爸爸”并不会暴露他们的父女关系后,无声地笑了笑。

    对于父亲恻隐之心下流露出的温柔,倪苏没有拒绝,那样未免有些矫情。

    但她唇边的笑意却收了收,声音很轻,听不太出来多少喜悲。

    她说:“那就麻烦爸爸了。”

    -

    当晚,夜深时分。

    《春列1917》官博突然宣布,将召开开机后的第二次发布会,这一次,他们将公布“最终也是最好的椿来”。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