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其他小说 > 你是哪个小青梅 > 第17章 羡慕
    叶谖总归还是有些在意方恬突然转变了的态度。

    只是那边久久平静无人应答,她便在心底叹了口气准备作罢。

    “...我不是故意去听的,只是想去找你。”

    叶谖翻身仰躺回去的时候,那边的应答才小声地传进叶谖的耳朵里。

    “嗯?”

    叶谖先是转头看她,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那人睁了眼,却不看自己。

    “怎么说得这么委屈?我又没说什么。”叶谖轻笑道,“听见就听见,没什么关系。”

    “你难受怎么不和我说?”方恬听叶谖这么说,心里终究是有些不满,忿忿地扭过头对上她的视线。

    她眼尖,叶谖洗澡出来时,脚后跟贴了创可贴她看的清清楚楚。

    “不能说是难受...”叶谖解释了一句,“我觉得不影响什么才没说。”

    “可我看见,你刚刚在酒店门口的时候都站不住了。”方恬又道。

    那时候方恬没想太多,只是把后来叶谖和林以笙的对话还有开门前顿住的脚步联想在一起,她总该能想到些什么。

    叶谖沉默了一阵,才接着道:“只是小伤口,常有的事而已。”

    “但...你没必要撑着啊,夜宵逛街什么的又不是非去不可...”方恬有些责怪她不爱惜自己,声音略大了些。

    “没有强撑,只是答应了你...不想食言。”

    方恬愣住,下一句问责的话到了嘴边被生生卡住。

    其实晚上的时候,她不仅听到了,也看到了,听到林以笙问她是不是脚不舒服,看到林以笙宠溺地摸她的头,虽然有一阵子林以笙压低了声音让她听不清两人的对话,但凭借着这些她还以为这两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她本来还想责备林以笙的不体贴,叶谖都这般了还不多拦着一些,但似乎...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想法。

    叶谖是为了陪自己所以才什么都不说的。

    和别人没关系。

    “我...”方恬刚发出一个音节,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我没事,也不难受了,不用想那么多,嗯?”叶谖声音比水还柔,身子靠得离方恬近了些,温热的吐息撒在她的耳畔。

    “怎么能不想多。”她语调变得有些撒娇的意味,叶谖却也听得出她是在为自己着想的。

    她只是笑着,然后把那人轻轻拉到自己的怀里。

    “早些睡,明天起来我就没事了。”

    方恬没拒绝,自己还往里缩了缩。

    果然还是叶谖的怀里令她心安。

    之前在宿舍的几个晚上,她有时都觉得自己有些难安。

    叶谖拍着她的背哄她睡,但方恬却突然挣了挣,然后抬头看她:“下次不许瞒着我。”

    叶谖有些被她的动作吓到,缓过劲来才老老实实应道:“不瞒着。”

    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心里的梗也解开了,方恬便安安静静地偎着叶谖悄然入睡。

    叶谖一动不动地躺着,眼睛盯着贴了金色花纹壁纸的墙,鼻间嗅着怀中的人发间的香,心意难平。

    方恬不是不会关心人,只是有时候反应迟钝了些,但只要有些蛛丝马迹她便能想到很多。

    她聪明的很,以她的性格是不希望别人因为自己而受到什么伤害或是造成什么困扰的,大抵是因为家里教的好,所以她从小就有这种认知,也不会做什么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

    这么的懂事乖巧。

    所以我才这么的喜欢你。

    -

    叶谖确实是累了几日,一觉睡到自然醒,艳阳早已高挂。

    身边那人也还闭眼睡着,看了眼时间都已经过了十点钟,酒店的早餐时间也早已结束。

    她没喊她,只想让她能多睡会儿,只是她身子往后撤了些想起床,怀里的人似乎也有了清醒的迹象。

    她看她长睫抖了抖,然后睁开,一双睡意朦胧的眼眸没有焦点,迷茫地看了一眼叶谖,又闭上,如此反复几次。

    在中城时她也是这副模样,叶谖次次都看得欢喜,只觉得可爱非常。

    “清醒了没有?”叶谖问她。

    “嗯...”方恬软软糯糯地应着,身体却还很诚实地倒在床上不想动弹。

    “接着睡会儿?”叶谖又问。

    “嗯...”

    叶谖只被她这反应逗笑,目光柔和地看她。

    静了一会儿,那人却没了动静,像是又睡了过去的模样。

    叶谖也不再吵她,起床洗漱穿衣,待她做完这一切,听见拖鞋踩在地毯上的声音,扭头看见洗手间的门口站了一人,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而身上所穿睡裙的一边吊带都滑落到手臂上,锁骨和柔软外露了一些。

    叶谖瞳孔微微缩了缩,眼神随之晦暗下来,上前几步,不动声色地整理好,顿了顿才道:“去洗漱吧。”

    等两人打扮齐整下到酒店大门的时候,时间已经接近十一点了。

    叶谖自己一人住的时候少有吃早餐的习惯,然而方恬来了以后她因为格外注意她的饮食,顺带着自己也开始吃早餐,今天应当是个特例。

    她担心方恬饿着,所以准备先在这附近逛逛,找间小店解决一下早午饭。

    北城有不少的特色小吃,但大概是南北差异的关系,方恬虽在这里生活了六年,却还是吃不太习惯。

    虽然是周二,但还没到中午的高峰期,她们二人随意进了家面馆,店里的客人只是零散地坐了几桌。

    老板娘见两人进来,热情地招呼她们坐下,然后把菜单摆在她们的面前。

    “想吃点什么?”老板娘问道。

    叶谖拿着菜单犹豫,然后看了眼对面的方恬:“你点?”

    北方菜她吃的不多,也不知以方恬的口味哪些适合。

    方恬皱着眉看着菜单,小嘴微微撅着。

    叶谖看她这样也不抱太大的希望,开口道:“来一碗西红柿鸡蛋面,一碗炸酱面,地三鲜,醋溜白菜...还有酱骨架。”

    “美女还挺熟的,我看你这模样还像是外地来的呢。”老板娘呵呵笑着,伸手把叶谖递回去的菜单接上,“先坐,现在人少,菜做得快。”

    “嗯,麻烦。”叶谖客套地回应她。

    “你怎么有种比我还熟的感觉。”方恬还在纠结,叶谖便做了主把菜点好了,关键还都是自己挺爱吃的。

    “不算熟,只是出差的时候来过几次。”叶谖边说着,把桌上的纸巾抽了几张,先把方恬面前的桌子擦拭干净,才开始擦自己面前的桌面,“你又不怎么挑食,我也给你做了一段时间的饭,总该知道些你的喜好。”

    “但我就不是很清楚你的。”方恬托腮看她。

    叶谖手下的动作略微顿了顿,抬头看她一眼,又低头,道:“你爱吃的我也都爱吃。”

    老板娘端着菜上来了,热腾腾地摆了一桌。

    叶谖又要来了两个小碗,拿热水把碗筷给冲一遍。

    不是她有洁癖,只是从小习惯了这样的做法。

    夹了块土豆入口,绵绵的,倒是烂透了,她微抬眼看向对面吃得一脸欢喜满足的那人,上下嚼动着的嘴角也添了笑意。

    午饭吃完的时候烈日正当空,六月中旬,不论是北城还是中城都是难耐的酷暑天。

    这附近倒是有个不小的商业广场,是饭后消食乘凉的好去处。

    上一次叶谖来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落成,所以不太熟悉。

    金城广场其实也是林氏集团负责开发的,去年和林以羡一同来北城出差的时候听她提过一嘴,但叶谖没什么逛街吃食的习惯,只是把这事听下就再没后续了。

    林以羡身处高位,总是和她不同。不过两人刚认识的时候她还没接手三一娱乐,初识时一副乖巧高冷的模样,实则潇洒洒脱得不行,比林以笙更甚。

    叶谖来北城之前还和林以羡吃了一次饭,是被林以羡生生从公寓里拽出来的。

    坐在‘简色系’里的时候,叶谖只端端坐在那,盯着面前的酒杯一句话不说,林以羡看得瘆得慌,脑袋朝她那探了探,声音带着小心:“叶谖同学?在想什么呢?”

    听见她的声音,叶谖才算是有了些反应。

    端起面前的玻璃方杯晃了晃,杯中的冰块和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然后移到嘴前小抿一口,这才说道:“在考虑把你的指纹从我家门口的锁上删了。”

    “不是...我这不是担心你猝死...”话还没说完,叶谖又抬头盯着她看,林以羡马上闭了嘴,呵呵笑:“没有,没有。”

    她笑着给自己打圆场,只等叶谖神色缓了些,她便正色道:“我只是听说你昨晚又是凌晨才离开公司,估计你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过去看看果然是这样。你就不能顾忌着自己的身体些吗?”

    “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还算清楚。”叶谖略低了点嗓音,“阿简,我只是想早些见到她。”

    林以羡眼中带些爱怜,想到什么却也觉得感同身受。

    “你不是明天要去东京,我倒是稀奇你有空来找我。”叶谖把酒杯放了,看着她。

    “就是担心你啊,来找你和跟家呆着不都一个样,来这还能有你陪着呢。”林以羡摆摆手。

    “不就是想她了嘛,明天就能见到了。”叶谖眉眼柔和地笑,看林以羡听到自己说的话后脸上扬起的幸福笑意,又低了头看杯中酒。

    浅褐色的液体被顶上的光源投射着,浮着一层亮色。

    她不累。

    只是有些想她。

    也有些羡慕阿简而已。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