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其他小说 > 你是哪个小青梅 > 第2章 时光
    时间真的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带走了什么,带来了什么,总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人和时间一样,都是会变的。

    她是。

    方恬也是。

    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

    她望着窗外频频闪过的灯光和店面外依旧亮起的招牌,心里不知是怎样一番滋味。

    方恬坐在她的身边,习惯性地挽着叶谖的手。

    小时候,她和叶谖,还有唐嘉音三个人,总是手拉着手,周末的时候被彼此的家长们轮流带着出去玩。

    三个人的父亲和她们一样,都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住在同一条胡同,小学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

    虽然之后各自成家立业,但也还一直保持着联系。

    这份缘分一直维持到现在。

    叶谖也不知道自己刚刚的笑脸有多难看,惹得那医生都多看了自己几眼,神色怪异。

    听到医生的话,方恬却没丝毫的惊讶,只是沉默着,轻轻点了头。

    饶是心里有无数个疑问,叶谖也没办法开口。

    不忍心。

    也没资格。

    且方恬的反应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医生说可以不用留院观察,只要自己注意休养,然后转身离开。

    叶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去找了那医生,问了几句。

    回来的时候,看见方恬眼神迷茫,双手护在腹前,直视着眼前那片雪白的墙。

    双唇干涩,头发微微有些凌乱。

    叶谖心口刺痛,快步走回去,伸手抚了抚她的发顶,把碎发梳理整齐。

    嘴唇微微张了张,最后也只是牵了她的手,轻声的一句:“没事了,我带你回家吧。”

    *

    叶谖自小并不是个让人省心的主,比一般小女孩贪玩顽皮,但好在还算听话。

    高一下学期,叶谖自己转了性子,把几年没有用过的画笔捡起来,往艺术生的道路上迈了步,高考时也像如有神助般,考上了南城最好的艺术学院。

    她大学前的性子没有现在这般柔软,经常放得开收不回来。

    但家里条件好,也没怎么影响学业,便没有太束缚着她。

    大三暑假时,叶谖在中城找了一份实习的工作,本来只是无意,后来对这座城越来越中意,便决定留下来发展。

    大四的学业不多,加上南城和中城离得不远,她直接接下了在三一娱乐的工作,直到现在。

    家里没有人是从事这方面相关行业的,所以之后的一切都靠叶谖自己打拼。好在她还是有天赋,也努力,参加了不少设计比赛,也参与了很多展出,有经验,有证书,有能力。简历投出去时,过了半数的公司都联系她来面试。

    感受着身边的温热,叶谖默默沉寂在自己的回忆世界里。

    去年春节时,三家人一起聚了餐。

    今年没有聚。

    其实几家人是有打算,但是叶谖寻了借口,说要留在中城过年。

    叶家父母想着刚进入社会,压力大是情有可原,又是设计这个令人头秃的行业,便商量着一家人在中城过年。

    叶谖没拒绝。

    最后就只是方恬和唐嘉音一家人吃了顿便饭。

    八个人。

    唐嘉音大学毕业就结婚了,忙着和先生腻腻歪歪,享受二人世界。

    而方恬...在去年春节过后找了男朋友。

    听说,今年的聚餐,她有带他来。

    叶谖见过一次宋正清。是去年春节后三人的一次小聚。

    男人长得斯斯文文,戴着稍大一些的黑框眼镜。

    唐嘉音说,他是计算机系的高材生,中城大学的硕士,不到三十岁便在行业里崭露头角,收获了不少好评。

    唐嘉音没带老公来,顾忌了叶谖,也怕一行五人会尴尬。因为这次见面的目的只是认识一下宋正清。

    方恬看向宋正清的眼睛里总是带着光,就像小时候叶谖给方恬送生日礼物,方恬打开后一脸欢喜的时候一样。

    也不一样。

    唐嘉音其实不太希望有这次见面,所以之前有拦过叶谖。

    “你干什么非要答应呢?自己心里不难受吗。”

    “是啊。”叶谖叹了口气,“见了面难受,但不见更难受...我也想看看,能把她搂进怀里的人是个什么样子。”

    “你真是...着了魔。”唐嘉音看着叶谖嘴角苦涩却柔和的脸,有些恨铁不成钢。

    叶谖轻轻笑了笑也没再说话。

    “前面那个小区是吧?”司机是个和气的中年男人,理着寸头,两人上车的时候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叶谖和方恬,感受到气氛不对便没怎么说过话。

    “对。您在门口把我们放下就行。”听见司机的话,叶谖这才从回忆思潮中脱离出来,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应道。

    把车停稳后,叶谖先下了车,方恬从里面的座位挪出来,伸出一只脚刚准备落地,叶谖便像刚才那般依样画葫芦,将她抱到怀里。

    司机师傅惊叹了一声,笑道:“小姑娘挺有力气。”

    叶谖用脚把门关上,然后微微弯下身子,从副驾驶打开的窗户里朝里看去,对司机师傅笑笑,道:“谢谢师傅。”

    方恬也对着司机师傅点点头道了谢。

    “应该的,回去小心些,别再摔着了。”司机和蔼地笑笑,驱车离开了。

    方恬没再拒绝叶谖的公主抱,搂着叶谖的脖子,让她能够轻松些。

    叶谖身上的酒味淡了很多,只是呼吸时的鼻息打在方恬颈间,微微有些痒意。

    方恬自下而上,用眼睛细细描摹着叶谖的容颜。

    眉眼柔和,鼻梁高挺,留着一成不变的黑色长发,从发顶四六分开,柔柔软软地搭在肩上,直到腰际。

    长睫被路灯照射后投下的影子,随着眼睛的眨动,扑朔着如蝶双翅。

    下颌骨的线条清晰明显,越看越觉得性感。

    脖颈颀长白皙,下颚处有一颗黑色小痣,印象里小学时似乎就有了,当时叶谖还自我吐槽了一班。

    但到底是什么时候,却也想不起来了。

    小区的保安似乎是认识叶谖的样子,见叶谖怀里抱着个人,道:“怎么了这是?”

    叶谖颔首道:“出了点事,没什么大碍。”

    保安大叔叹了气,有些责备:“怎么不小心着点。”

    “下回会注意的,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去吧。”

    叶谖住的地方离小区正门很近,才走了两分钟就到了。

    窝在叶谖怀里,方恬轻哼道:“你人缘还是这么好。”

    叶谖听后一愣,又笑道:“有什么好不好的,只是工作加班迟回家,久了就被认识了。”

    “很忙?”

    “刚开始是忙了些,没办法,职场新人。”

    “难怪我爸说叔叔阿姨今年来中城陪你过年,没办法聚餐。”

    “...嗯。”叶谖应了声,没再说话。

    叶谖用指纹开了房门,把方恬放在沙发上,道:“稍微等一下。”

    叶谖的公寓不算小。

    虽然只有她一个人住,但收拾的十分干净整齐。

    客厅落地窗前的靠墙的位置,摆了几个四层高的书架,放了许多书籍,零零散散的,却没有满。

    偌大的客厅也只是放了一张长沙发和单人皮凳,倒是那书架前摆了一张十分突兀的香蕉形状的躺椅,上面叠了一张浅色的毛巾被。

    门口玄关处的置办了一个隔断酒柜,把餐厅和客厅分开。

    餐厅不是一般的方桌或者圆桌,只是简单的一个长吧台,前面放了三张吧台凳。

    大约是习惯喝酒的缘故,上面每个格口都摆满了。

    红酒和洋酒,还有几瓶香槟。

    天花板的吊灯垂下几个玻璃材质的吊坠,虚虚地挂在空中,又被灯光照亮折射,投照在墙上。

    叶谖想过家里回来客人的情况,所以最后再三思酌还是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

    只不过说起客人,除了父母以外,方恬是第一个。

    她现在独来独往惯了,不似从前,不喜欢和人走的太近,并且朋友在精不在多,除了唐嘉音和林以羡外,便再没什么关系亲密的朋友了。

    好在,她是个爱打准备仗的人,或者说,她也存了一些自己的私心。

    叶谖先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温水递给方恬:“先喝点水。”

    方恬乖巧地接过去,喝了半杯。

    叶谖趁着这时候又进了房间拿了些东西出来。

    湖蓝色的睡裙,毛巾、牙刷、牙杯,还有...内衣裤。

    她直接把这些东西放到洗手间里,又搬了一张吧台凳进去,然后走出来在方恬面前蹲下\/身子。

    “自己可以洗澡吗?”她一边问,一边伸手取过刚刚一起从厨房里拿出来的保鲜膜,把方恬腿上的伤口一层一层包裹好,避免沾到水感染。

    “嗯,可以。”方恬看着叶谖认真的侧脸,见到几根发丝从耳边滑下,搭在她的侧脸。又想到刚刚叶谖问的话,脸颊微微有些泛红。

    叶谖大概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抬头看见方恬的反应,轻咳一声,解释道:“我只是怕你会不方便。”

    “我知道。”

    叶谖直接把方恬抱进洗手间,让她在吧台凳上坐稳,交代了一声:“小心些,有事及时喊我。”

    方恬点头答应了,她便退了出去,也把洗手间的门带上了。

    叶谖面对着洗手间门站定,只是直愣愣地看着,没说话。但眼神里明显包含\/着许多情绪。

    心疼、歉疚,还有愤恨。

    她取了手机,走到远离洗手间的客厅落地窗旁,把手机解锁,在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号码。

    叶谖按了拨号键,拨通不久,还没等叶谖张口,那边就传来男人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屑和嘲讽。

    “哟,你这是...遇上方恬了?”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