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修真小说 > 他表里不一 > 第27章chapter 27
    翌日清晨, 方疏凝站在梳妆镜前,仔细端详着自己的唇。

    饱满水润倒是一如既往, 只是却泛着一股不正常的红, 且隐隐有发肿的迹象。

    她伸手摸了摸下唇, 有轻微的刺痛感。

    昨夜柏池将她叫醒,她迷迷糊糊地下了车,强撑着最后的理智卸了妆, 而后便蒙头大睡, 也没注意这嘴巴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被虫咬了

    不待多想,门铃声骤起。

    今天是休息日,家里的阿姨也请了假, 整栋房子里就她一个人, 只能不紧不慢地拖着步子去开门。

    门外是柏池。

    他扫了一眼她身上的睡衣, 又抬手看了一眼腕表, 随即将手腕送到她面前,极为淡定地提醒道“看清楚了”

    “啊。”

    “已经九点了。”

    “所以呢”

    “和医生约了十点。”

    “我知道啊。”

    “你还有二十分钟时间。”

    方疏凝顿了顿“你陪我去”

    想去周清筠女士昨晚说,会找人监督她。

    柏池挑了挑眉,意为默认。

    说实话, 方疏凝内心其实是想有人陪她去的, 毕竟自己一个人去看心理医生实在也太苦逼了, 她还没做好独自迎接所有伤痛的准备。

    而柏池, 其实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

    她深呼吸一下, 而后道“你等等我。”

    下一秒, 门在面前合上。

    柏池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去将车开出来,大门又猝不及防地打开。

    方疏凝探出脑袋,神情严肃“问你个事儿。”

    “你说。”

    “我昨天在你车上睡着后,有没有撞到什么”

    柏池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双唇,忽觉燥热,喉咙上下滚动一下,哑声答“不太清楚。”

    方疏凝狐疑地看他,又像是自言自语“难道我下车后磕电线杆上了  ”

    柏池轻咳一声,打断她的遐想。

    “你还有十七分钟。”

    方疏凝挠了挠脖子,转身上楼。

    再下来已经是十分钟之后的事,按理说女生收拾打扮的时间都不会这么快,只是她没有让人等的习惯,也不想迟到,所以没有化妆。

    尤其她还只穿了一条简单的黑色吊带裙,外罩白色短款针织衫,肩上是vtrny最新款的链条包,从楼梯上一步步下来时,柏池恍惚觉得,她身后随之而来的,是九年前的光阴,附着她不紧不慢的步伐逐渐逼近。

    在门口换了鞋,方疏凝边戴上宽檐帽边招呼柏池“愣着干嘛呢”

    柏池回过神,面上流露唏嘘,见她又往脸上戴口罩,忍不住打趣“你这是哪位明星出门”

    方疏凝面不改色答“长泞一枝花。”

    她说罢便率先上了车,靠着椅背玩手机。

    柏池也上来,发动车子的同时看她一眼,淡声道“箱子里有早餐。”

    方疏凝轻轻“嗯”了一声,回复完消息才将目光从手机上移开,打量车内布局一眼,手撑着头问“新车”

    “不是。”柏池答,“去年提的,平时停在车库里,不怎么开。”

    方疏凝没再说话,以往她每年休假回国,每回都能见着他开不一样的车。

    这也得亏是命好,生在柏家这样的家庭,要是个普通家庭,只能去当代驾司机过把手瘾了。

    她在心里腹诽,以回击柏池方才对她的嘲讽,至于为什么不明着来,是因为心情还不错,也因为他难得的舍己为人的陪伴。

    方疏凝其实很排斥去看心理医生,因为每次去那里,似乎都会刻意地令她想起那些难以承受的画面,可也正因为一次次的强迫直面,才能令她走出来。

    只是有些刻在骨子里的恐惧,始终无法消解。

    “听你母亲描述,你现在依旧无法正常使用浴缸”

    桌子对面的杨医生年纪莫约五十左右,专业过硬,人也随和,与方疏凝接触于九年前,给予她不少帮助。

    她听见问题,眸中微闪,沉默着点了点头。

    杨医生扶了扶眼镜,诚恳道“我之前就跟你母亲建议过,可以采用系统脱敏法来治疗,只是”

    “不用了。”方疏凝轻声打断他,“也不是非要用浴缸不可,而且,我感觉惧怕的程度已经减缓了很多。”

    至少她现在只是无法正常使用,相比起一开始看一眼都不能的状况,已经好了太多。

    何况,用那样的方法无异于逼她直视苦痛,她最怕痛了,也最怕回忆起那时的画面。

    不管外表如何强硬,心上软肋始终无人可触。

    杨医生很尊重病人的意愿,并没有过多勉强,和她又聊了一会儿,接着做了一系列测试,记录在案,这才大方放行。

    推开门,柏池不见人影。

    方疏凝心底莫名空落一阵,说不清为什么,大概是因为从前每每推门出来,总能第一时间对上他关怀备至的眼。

    在廊上伫立片刻,听见拐角处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她随意揽了揽头发,朝声源处慢慢走去。

    离得越近,声音越清晰。

    是柏池在打电话。

    他背对着她站在窗前,手搭在窗台上,微躬着腰,看不见表情,但能见姿态闲散,不甚上心。

    “你们决定就好没什么意见我不出镜,找别人吧”

    他说到这里,缓缓站直了身子,像是有感应般回头,将方疏凝的身影牢牢擒住。

    对着电话那头交代几句,而后挂断。

    方疏凝下巴轻抬,示意他尚未收起的手机“有事”

    “没什么。”柏池走近,“公司要拍个宣传片。”

    他看着她,问“结束了”

    方疏凝点点头,而后转身朝外走“回去吧。”

    说是回去,行经的路却并非是去往渺岸的方向,她侧头看柏池一眼,问“近道”

    后者面不改色,轻松打着方向盘“我去公寓收拾点东西。”

    方疏凝没说什么,收回目光,继续望向窗外。

    她每回看完心理医生出来,情绪都不太高,柏池是知道的,而这个时候的她,往往也是最好说话的时候,可以说百依百顺也不为过。

    柏池个人的住所是座高级公寓,离机场不算远,设施齐全,管理十分严格,但也并非是空姐空少们的集合点,毕竟房价太高,普通白领根本负担不起。

    车子在楼下停好,柏池看出她没有挪动的意愿,却还是忍不住问“上去看看”

    “不去。”方疏凝缓缓摇着头,又加了句,“我在车上等你。”

    柏池敛起眉,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没说什么,关上车门。

    方疏凝其实有些累,很想小憩一会儿,打了个呵欠,不由自主地阖上眼。

    半梦半醒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耳边不停敲打,她烦躁地转了个身,声响依旧未停。

    猛地睁开眼,缓缓看向窗外。

    手支着头,静静打量正在轻叩车窗的南婷,说实话,她今天并没有什么心情应付她。

    可也抵不住别人的契而不舍,大有不回应就将车窗敲出个洞来的架势,方疏凝沉吟片刻,一把按下车窗下落健,语气不善“干嘛”

    南婷愣了一瞬,其实她一开始并未认出方疏凝,毕竟对方几乎把脸遮了个完整,只不过是看见柏池的车停在这儿,而驾驶座上又无人,抱着打探的念头才过来的。

    如今对上她的眼,外加声音特点,这才辨认出来,面色却更不好。

    “柏池呢你怎么在他车上”

    方疏凝压了压帽檐,斜睨她一眼,哼笑一声,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却也正是“关你屁事”的意思。

    南婷也没指望她能答复,往四下看一眼,意有所指般问“听说你也住这儿我们这儿的房子可不好抢吧”

    方疏凝懒洋洋地回视她,面色无澜“谁跟你说我住这儿”

    南婷诧异道“你不是说,和柏池是邻居”

    她轻哼一声“你不知道他最近没住这儿”

    南婷是知道的,也听陆放提起过,柏池现在几乎都回了本家。

    她想到什么,脸色明暗交错,看她的目光也带了些犹疑。

    方疏凝继续不紧不慢地道“挨得太近也不好,天天都能见着,看了二十几年都快看腻了”

    她一针见血地戳破南婷长久以来自以为资本的底气,不就是仗着和他认识的时间久吗可殊不知还有比你更久的人。

    所谓打蛇打七寸,正是这个理。

    “有事”

    柏池提着箱子走近时,看向站在自己车边的人,语气从容。

    方疏凝从后视镜里看他一眼,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刚才的话,听到也没关系,只要他不主动提起,她也乐于粉饰太平。

    车窗合上,她懒得听他们寒暄。

    柏池上车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不过这家伙一向善于伪装,她还是决定按兵不动。

    “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他提议。

    “行啊。”

    “想吃什么”

    “随便。”

    柏池没再问,直接开去了一家他们以往常去的日料店。

    服务生一走,门一关,狭小空间内只剩他们二人,这一顿饭两个人话都很少,不似从前插科打诨,就连针锋相对也不曾。

    方疏凝这下确定,他百分百是听见了。

    前台结账时,有人认出柏池,热情地上来打招呼。

    方疏凝在一旁玩手机,随意看了一眼,是高中时候隔壁班的班长,也是辩论社的成员,貌似还是学生会的什么干部。

    不过对方并没有认出她,只不时投过来充满八卦意味的几眼,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方疏凝也并没有“相认”的冲动,只漫不经心地听他们交谈着,听到他说下周有场同学聚会,由曾经的学生会主席顾行亦同学发起,年级上很多人都会去。

    能在芜一就的人,家里十有八九都非富即贵,这些年混得风生水起的也不在少数,大家能抽出时间来也实属不易。

    不过方疏凝见柏池似乎兴致缺缺的样子,她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缓缓摘下口罩,问向那人。

    “纪晚也去吗”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