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科幻小说 > 联姻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热门推荐:
    “郡主不知京城中的情景罢了。”清荷笑道,“咱们京中的好男儿数不胜数,皇子当中除却六皇子外,个个都是人中豪杰,几家王府的世子也都非纨绔之辈。”

    瞧着映晚秀丽的眉目,清荷道:“他们个个都不是好欺负的主儿,其实也并非太子殿下不可。”

    “跟太子殿下相比,奴婢觉着反而是他们更容易,凭借郡主的样貌,只要笑一笑,就会有人为您赴汤蹈火。”

    映晚听着就笑了,“清荷,你忘了六皇子,旁人哪有那个本事。”

    她并不避讳会不会有人为她赴汤蹈火,从小到大在她跟前献殷勤的男人多了去了,连来联姻之前都有人在她跟前讲要娶她。

    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处呢?她还不是进了京城,走到如今的绝境?

    至于京城里这些王孙公子,或许会有人为她向皇帝求亲,也或许会有人为她不顾一切,可六皇子在前头挡着,皇帝的心难道会偏向那些侄儿外甥吗?

    只有沈时阑可以让皇帝偏心,也只有沈时阑就那个本事让六皇子彻底闭嘴。

    而且……

    映晚眯了眯眼,清光灿灿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说不定沈时阑心里也对她另眼相看呢,说不定就成了呢,对自己没信心才是最伤的。

    清荷道:“其实如安王家的世子,年纪轻轻就镇守一方,不比骠骑将军差半分,地位还更高,如果是他的话……”

    “如果是他,或许可以和六皇子拼一拼?”映晚反问,“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一件不确定的事情上?”

    她笑眯眯道:“我心里都有数,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清荷望着眼前柔弱娇美的少女,沉默好半晌。

    这个女孩子看上去软弱的很,在谁跟前都毫无还手之力,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可她却那么坚强,那么勇敢。

    容貌是她很珍贵的东西,却不是最珍贵的。

    她的性情才是真真难得。

    映晚伸了个懒腰,“我们去东宫吧。”

    不能只在嘴上说说啊。

    清荷笑着摇摇头,将她的手臂按下去:“郡主就空着手去?”

    “嗯?”

    “您既然是去请教太子殿下的,就要做足了礼数。”清荷道,“带着礼战战兢兢过去,才显得是诚心诚意发问。”

    这话说的有理有据,去找人家帮忙还空着手,好像显得她很不懂规矩。可礼物里头的讲究就大了去了……映晚轻轻一笑,道:“找个檀木盒子,将我桌子上那个和田玉镇纸装起来。”

    说着,她却将自己头上戴着的一朵小小珠花拔了下来,“把这个也扔进去。”

    “郡主?”

    映晚托腮,笑容天真无邪:“不然我怎么再去东宫?”

    清荷默默应了,深觉这位郡主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手段一套一套的,一环接着一环,她再想不到还能用这种法子来维持后续。

    拿好盒子,映晚便带着清荷去了东宫。

    穿过狭长的巷子,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前,便是东宫了。

    映晚抬起头往上看,看见再阳光下泛着光的琉璃瓦片,飞鸟在天空中划过,留下一声声嘶鸣。

    盯着那只鸟,映晚的目光越发坚定,径直走向东宫的正门。

    东宫守卫和别处不同,不是太监而是正儿八经的禁军侍卫,不认得映晚,见这二人走近便举起手中的兵器将人拦下:“来者何人?”

    气势骇人,有种杀伐果决的态度。

    映晚吓了一跳,连忙跳着后退一步,抚着胸口平复心情。

    清荷道:“这位大哥通报一声,嘉陵郡主求见太子殿下。”

    那侍卫狐疑地看着映晚,点头道:“稍候。”

    映晚不解地侧头,“怎么太子殿下的守卫……”

    这么吓人?

    清荷摇了摇头,解释道:“太子殿下亦是出征过疆场的人物,早些年身边的护卫就全是军队里捞出来的,他原本用的是上过杀场的士兵做守卫,但屡次吓着几位公主,陛下才强迫给他换成禁军的。”

    禁军虽然也是军,但没见过血没杀过人,好歹没那么吓人了。

    映晚微微蹙眉,没有言语。

    她想起了嘉陵的军队,一盘散沙,不足为惧,跟她面对面站着,气势甚至比不上一个弱女子。可朝廷区区禁军都能有这般威严的气势,更不必提驻扎四境的大军。

    可笑叔叔还想着与朝廷维持平衡,这种情形下一旦打起来,不等动手,嘉陵那帮子军人就已经活活吓死了。

    打什么打!

    她脑子里的想法没人知道,她也不敢说出口,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

    映晚眨了眨眼睛,又是一派娇憨无邪:“你说太子殿下会见我吗?”

    “会的。”清荷失笑,“求见太子殿下的人,一般都能见着他,只是能不能和他说上话,就全凭自己的本领了。”

    他又不是真正的冷心冷肺,没有感情,哪至于人人都不见?

    果如清荷所言,不一会儿那侍卫便出来,拱手道:“拜见郡主,方才多有得罪,还望郡主见谅。“

    映晚目光灼灼盯着他。

    八尺大汉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老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偏头道:“太子殿下请郡主进去。”

    映晚颔首:“有劳。”

    进了东宫,沈时阑却坐在花园里喝茶,不只有他一人,对面青袍男子朝着他拱手,一幅正欲告辞的姿态。

    这青袍男子那日亦跟在皇帝后头,她见过的,只不晓得是哪位,映晚脚步顿了顿,看向清荷。

    清荷低声道:“这位是二皇子,讳桓。”

    映晚目光瞅过去,生的眉目疏朗,俊美不凡,原来这位就是皇后口口声声挂在嘴边的二皇子沈时桓,那日被太后亲口敲定不如沈时阑的人。

    看上去模样不赖,就是不知道人好不好。

    映晚亦不好当着人的面,见沈时桓转头朝这边走过来,连忙欠身道:“见过二皇子殿下。”

    沈时桓瞧见她这一身粉衣,眼中的惊艳刹那间消失,客气地冲她点头致意,和善笑道:“郡主来找皇兄?”

    神情是和善的,问出的话也是正常话,可语气就怪怪的。沈时桓和他亲妹妹沈沅的性情倒是有点像,粗粗一看令人如沐春风,一说话就能感觉到不对劲儿。

    映晚天真一笑,理直气壮回答:“是啊。”

    她一句“是啊”,好像没有丝毫的羞涩,光明磊落,沈时桓噎了一下,只得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告辞。”

    映晚笑眯眯道:“二皇子慢走。”

    沈时阑冷冷淡淡瞧着这边的方向,见映晚笑,不知为何突然站起身,手负在身后,脸色更冷一点。

    映晚笑着走过去,“太子殿下安好,今日无缘无故上门,殿下不会嫌我烦吧?”

    沈时阑眸光微闪,淡声道:“怎会。”

    映晚脸上绽放起大大的笑容,“那就好,今儿刚分开我就来东宫,我自个儿都嫌我烦,幸亏殿下不嫌弃。”

    沈时阑静静看着她一直说个不停,一言不发,并不打断她,过了一会儿映晚说完了,才张口。

    “何事?”

    他倒是清楚,若非无事,映晚断然不会来见他。

    映晚摸了摸鼻子,羞涩一笑,先将清荷手中捧着的盒子搁在桌子上,“这是给殿下带的礼物。”

    沈时阑点了点头,按照常理来算,并没有当着人面拆礼物的风俗,是以他只是瞟了一眼,便示意身侧的宫人收起来。

    随后又静静看着映晚。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若非奸非盗,就定是别有所求。

    映晚小声道:“其实我来,就是想要请教殿下一件事儿,殿下可千万别笑话我。”

    “直说便是。”

    “后日安王妃的赏荷宴,若真有帖子请了我,我初次赴宴,是不是该给安王妃带见面礼。”

    “很该如此。”

    “可是……我不知道带什么好……”

    映晚咬了咬下唇,小心翼翼道:“所以来请教太子殿下,不知殿下可否赐教?”

    沈时阑还未说拒绝与否,映晚自个儿先攥紧搁在桌子上的拳头,委委屈屈道:“如果不能说也没关系,东西不必勉强。”

    沈时阑道:“没什么不能说的。”

    他神色淡然,刚想说话,目光落在映晚紧紧捏着的手上,才蹙眉道:“手?”

    映晚连忙将手缩回袖子里,强笑道:“是我自己不小心蹭到了,没事儿的,跟旁人没有关系,真的没有关系!”

    傻子都能看出来她笑容中的勉强之意。

    沈时阑看向清荷,毫不客气地命令:“说!”

    映晚扯住清河的衣裙:“没什么可说的!”

    清荷犹豫片刻,看看映晚,又看看沈时阑,方道:“太子殿下容禀,今日清晨郡主在御花园碰见六皇子,被六皇子推了一把摔在地上,受了伤。”

    平平无奇的叙述,没有夸大,也没有缩小。

    沈时阑只问:“小六?”

    很难看到他露出这种神情,不悦,冷漠,还有点儿阴郁。

    映晚打起圆场:“没有这样的事情,六皇子只是不小心,并不是故意的。”

    “小六性情,无需多言。”沈时阑道。

    映晚尴尬笑了笑。

    见她着实无心提起这件事儿,沈时阑没有多问,只道:“不提此事了。”

    映晚甜甜一笑,朝着他露出灿烂的笑容:“对对对,不提此事了,殿下还是告诉我该送什么礼物吧。”

    “和寻常闺秀一样便可。”沈时阑对此还是很懂的,“不需太过特殊。”

    他这么一说,映晚才反应过来。

    虽然名份是郡主,不同于寻常的千金小姐,可她跟那些名正言顺的皇家郡主也不一样啊。在皇家眼里,女孩儿的身份只分为自家女儿和别人家的孩子。

    映晚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女,是个异姓王府的千金闺秀,对安王妃而言,和丞相家大理寺家的小姐没什么区别。

    她送礼,可不就该按照这些千金小姐的标准来。

    映晚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这我就明白了,多谢太子殿下提点。”

    她笑得愈发灿烂明媚,甜蜜不已,“太子殿下可真厉害,我跟清荷商议了好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办,只能来求助殿下,幸好没找错人。”

    沈时阑眸光动了动,问她:“缘何是我?”

    这话问的……映晚有一点危机感,为何是他?这问题若答不好,那是要得罪人的。

    没想到太子殿下看着冷冷清清的,问起问题来亦这般犀利。

    不过这难不倒她,映晚软声道:“因为我就认识殿下一个人啊。”

    她笑容诚恳,“在宫里我谁都不认识,谁都不熟悉,只有殿下陪我在穿上待了两个月,是我最熟悉的人,我不找殿下还能找谁呢?”

    映晚睁大眼睛,认真瞧着沈时阑,眼中的诚意闪闪发光。

    沈时阑偏过头不看她,轻咳一声,不语。

    发冠下的耳朵,却有一点点发红。

    映晚眨眨眼,环顾四周,没有红花,没有红衣裳,也没有红色的装饰,她定然没看错。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