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科幻小说 > 魔道祖师之你以为我不想谈恋爱吗?! > 第42章 信我,真的是甜文
    幸好蓝曦臣的乾坤袋里一直都装有备用的衣服,不至于让蓝钰只穿着亵衣就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不过他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还是引起了几个宗主的注意。

    本是在饮酒的聂明玦看蓝钰衣衫不整的样子皱起了眉头,又想到刚刚温氏的二公子温晁主动请缨参加这次的射箭大会,他手中的酒杯狠狠的砸到了桌子上。

    “需请这位小友前来休整一番吗?”看蓝氏与聂氏两位脸色都不太好的样子,江氏宗主微微一笑。

    不过台下的蓝钰没注意到上面的动静,只是在蓝曦臣回头继续比赛之后,独自找了个角落坐下,也不嫌地上的尘土。

    蓝启仁的视线在巡视了一番蓝钰之后,又回到了面前的酒杯上。他闭眼,终是摇摇头。

    射箭大会的竞争非常激烈,不多时就会有几道亮眼的烟花信号绽放在天空。各位宗主们轻声聊着些学术,却也注意着赛况。眼见着温氏出局的烟花越来越多,宗主们的神色有好有坏。

    脸色好的当属聂明玦了,他瞟了一眼明显不太高兴的温若寒,畅快的一口饮下整杯酒:“好酒。”

    而脸色不太好的是金光善。金光善是一个明白人,几大世家之中,只有他一个是本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前来参加这次的清谈会的,在对温氏的态度上,也只有金家暧昧不明。

    “是好酒。”江枫眠点点头,给自己满上一杯,又给隔壁桌的聂明玦倒上了一杯,两人一饮而尽。

    金光善看他们轻松的样子不由得摇头叹气:“二位可真是,唉。”

    蓝启仁捏着胡子垂眼看自己的茶杯,闻言劝解道:“金宗主也不必忧思过甚,小辈们一向不用考虑这些东西。”

    金光善的意思其实很明白,至少现在坐在温若寒之下的几个人都清楚。射箭大会若是出尽了风头,难免会被当成日后温氏滋事的理由,若是将风头任温氏独揽,恐怕又是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况且那些个心高气傲的小辈们哪里懂得这些。

    “蓝先生所言极是。”江枫眠冲蓝启仁举杯,两人相视一笑,心中各有计量。

    射箭大会进程还未过半,就只听已经提前退场的各家弟子们一阵惊呼。待大家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蓝氏二公子蓝忘机竟主动提前退场了!

    本有几个弟子想上前去打招呼,可一看蓝忘机手上被捏断的弓身以及他脸上阴沉的神色之后纷纷选择了退后,乖巧的给冷漠的蓝忘机让出一条路。

    蓝忘机则是在遥遥的冲台上的蓝启仁以及其他宗主们抱拳行礼,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主动选择了蓝钰的方向,走到他身后站定,如同一柄出鞘的宝剑一般散发着阵阵锐利的气息。

    蓝钰一开始并不太清楚为何周围突然热闹了一会之后又瞬间安静了,直到他感觉有一个人走到了他旁边,并且半响还没有说话之后,他才突然醒悟,来人大概是蓝忘机了。

    他摇摇头,用袖子拂开自己身旁地上的一片尘土,然后伸手拍了拍地面。

    “不用。”蓝忘机的声音比平常还要低沉一些,隐约还有些紧绷感,他垂眼看了看蓝钰的动作之后选择了拒绝。

    蓝钰也没想过蓝忘机会真的跟自己一般席地而坐,毕竟蓝忘机是那个以端方雅正闻名的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玩腻了?”

    要说射艺,蓝氏的弟子们同样都是从小便开始修习的,蓝钰对蓝忘机有种迷之自信,在场的所有弟子里,除了蓝曦臣以外,大约也只有魏无羡能跟他相提并论了。蓝忘机若是提前出局,定然不可能是因为有人比过了他。

    蓝忘机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捏紧了自己的拳头:“无事。”

    只他不想多说,蓝钰也了然的没有多问。反正到时候他肯定要跟蓝曦臣说,到时候自己在凑过去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好。

    二人便如此一站一坐,直到日暮时分射箭大赛才落幕。

    蓝曦臣也很快就从赛场里出来,一眼便寻到了胞弟与蓝钰,他辞别了与他同行的几个别家弟子之后快步走到了他们的身旁。

    “忘机,阿钰。”

    蓝忘机垂眼行礼。

    “大公子!成绩如何?”蓝钰兴奋地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问道。

    蓝曦臣但笑不语,只是扶了扶蓝钰有些歪了的衣领,然后才将视线对准了沉默的蓝忘机。

    “忘机?听闻你提前退场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要说能读懂蓝忘机的意思,蓝曦臣自称第二应该没人敢称第一了。他看弟弟心情略显低沉的样子,似乎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危险。

    此时,魏无羡正兴高采烈的跟江澄一起从赛场里出来,他们大声阔谈的样子引得蓝忘机往那边一望。

    蓝曦臣自然没有错过蓝忘机死死盯住魏无羡的神态。

    他了然的点头,然后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权当安慰了。

    “不问了?”见蓝曦臣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蓝钰偷偷的扯了扯蓝曦臣的衣服小声询问。

    蓝曦臣点头,看了看被蓝忘机那一眼瞪得恐惧地退了两步的样子,笑着解释道:“大约是魏公子——又做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了吧。”

    魏无羡?

    那这件事就好办了。

    蓝钰微笑着点点头,刚往魏无羡的方向迈出一步,就猝不及防的被蓝忘机拉住了衣领。

    “不许去!”

    “??”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叔父看着呢。”

    一听蓝启仁正往这边看,蓝钰下意识停止了挣扎,立刻乖巧的站到了蓝曦臣的身后一动不动。

    “不去了不去了。”他嘴上应着,心里却考虑什么时候去魏无羡那里晃上一圈,好从他嘴里套点那些“有意思的东西”听听。

    司仪在台上宣布这次大赛的排名,果不其然蓝氏的两位都在前四名,本以为这次魁首定是蓝曦臣了,没想到的是司仪却念出了魏无羡的名字。提前离场的蓝忘机成绩也不算好,只夺得了第四名。

    不过他们都不是什么看重名次的人,也只有蓝钰稍微遗憾了一下蓝曦臣没有拿到第一之后又立马高兴了起来,好歹魁首也能算得上一个凑到魏无羡那里去的借口。

    主座的温若寒听完司仪略带颤抖的宣读之后也没什么别的表情,只是淡然的看了一眼正龇牙咧嘴瞪视魏无羡的温晁,随后将视线放到了台下笑嘻嘻的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的蓝钰身上。

    “哼,将来的机会还多的是。”温若寒说了一句不见首尾的话之后才颇为敷衍的说了声“告辞”,转身便离开了主座。

    其他仙门宗主们面面相觑,只当是他在安慰自己尚未拿到名次的二子了。于是在简短的饮下几杯酒之后各自带着弟子们迅速退场了。

    大家都是不愿意在岐山多留的。

    蓝钰也没找到偷跑去江氏队伍的机会,就被蓝氏两位公子一左一右的带着踏上了归途。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他才听魏无羡说出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令平日面无表情的冷淡二少动容。

    清谈会过后没有多久,江湖上便传来了关于温氏的种种言论。

    温氏先后吞并了周围的几个门派,后又将手伸到了更远的几个颇有名望的世家身上。一时之间对温氏议论纷纷之处竟成血流成河之势。

    江、蓝、聂三家虽暗中派出弟子前去营救那些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无辜人们,救的速度却始终赶不上温氏放肆的速度。

    “金家还是不肯表态?”蓝启仁看着桌上飘着白烟的茶杯,幽幽的叹了口气。

    蓝曦臣手上拿着的正是从江、聂二家传来的密信,送去金氏的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他将信叠好放入盒子里锁起来,盒子里已经装满了从温氏开始肆意杀伐之后他们三家的谈论,可时至今日他们都没有找到一个好的办法去阻止温氏的这种暴虐行为。他的眉间充斥着种种担忧:“未收到回信······先前救下的那些弟子们已经安排去了山下的村子里,可这也不是什么长远的办法。”

    蓝启仁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还未想好如何开口,只听屋子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蓝启仁下意识的想要训责来人“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却在看到他身上布满血迹之后收缩了瞳孔。

    蓝曦臣已快步上前将这位扑倒在地上的弟子扶了起来:“怎么回事?为何受如此重伤?”

    弟子额前布满汗水,他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听了好一会蓝曦臣才听清——岐山温氏的温旭带了一大帮人强行打伤山下看守的弟子,强行登上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与蓝启仁对视一眼,彼此眼中全是凝重。

    他们深知来者不善。

    “曦臣,去请青蘅君,然后带上藏书阁的经书先退离云深不知处。”蓝启仁深吸一口气做下决定。

    闻言的蓝曦臣却是一愣,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蓝启仁,连撞倒了身旁的茶水都没引起他的注意。

    “叔父?!我怎可在此为难关头——”

    “你是未来的家主!”蓝启仁将茶杯扶正,起身郑重向蓝曦臣抱拳,深深的弯腰:“你是未来的家主,藏书不毁,蓝氏不灭。”

    蓝曦臣颓然,他闭着眼后退了两步,终是压下喉咙里的不愿意,颤抖着双手将蓝启仁扶了起来。

    “我明白了。”

    而另一头,听到蓝氏许多年未曾响起的警铃之后,纷纷迅速的集合到了蓝氏平日里修习的地方。

    蓝忘机已站在泽芜君的背后。

    “忘机,待人去收藏书阁。”青蘅君很久没有出关了,可弟子们仍旧能一眼便认出这个不怒而威的家主,“其他人随我下山。”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多年未曾祭出的佩剑,抬高了声音:“诛宵小!”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