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科幻小说 > 画画本是逆天而行 > 第103章 第 103 章

第103章 第 103 章

 热门推荐:
    露里斯不言一语, 手侧有碧蓝潮水在腕间旋转。

    胡德笑的暴虐又嗜血,张开双手疾疾念咒, 让锁链裹挟着烈火闪电疾风同时奔袭而去!

    在同一时刻, 露里斯抬头看向她, 深蓝色的眼瞳里有符文被点亮。

    十字杖在他的手中即刻幻化成型, 巨浪卷起三面潮水呼啸而来,竟将她的武器和元素尽数容纳吞噬!

    水流是最柔软和强大的存在。

    可以包容化解一切,既独立又从群, 一旦汇集成川流海洋,甚至可以吞尽大陆上的一切。

    更多海流还在从虚空中不断奔涌咆哮, 成千上万的鱼群如同飓风般围绕在他一人的周围,让纯白空间都被映出斑驳的光影。

    季渊在她现身的第一时间就把锁链藏了起来, 这会儿看见头顶上摇头摆尾的白鲸黑鲨蓝海豚都有点大脑当机。

    四舍五入一下等于海洋馆原地爆炸了啊。

    胡德手一握紧, 抄着锁链就杀了过去,竟是要踏着狂风与他近身搏斗的架势。

    露里斯没有给她更多机会, 在这一刻径直大拇指中指交叉结咒, 沉声唤道:“鲸。”

    话音未落, 三头座头鲸竟破开虚空杀了过来, 张开血盆大口就将她吞吃入腹。

    所有视野都开始被环状圈地的海流切割占据。

    胡德一声冷笑,手中锁链发出血色的光,挥手一劈当场让巨鲸被捆锁搅碎。

    季渊见势想过去帮忙, 被梅川按住了肩:“不是现在。”

    “要等多久?”

    白狮跑过来将他们驮向安全的地方,梅川一手揽着他在空中稳定,冷静分析道:“你看见她那条锁链和你的区别了吗?”

    季渊沉默两秒钟:“正版和山寨的区别?”

    梅川伸手敲他的头, 示意他看中段的位置:“你画在中间的那条红线,她只有不到四分之一。”

    季渊猛地回过神来,终于发现哪里不同。

    他在画锁链的时候,一度搞不懂中间那条像玛瑙又像宝石的红色纹路该怎么搞。

    现在仔细一想,很有可能就是露里斯说的‘精灵血髓’。

    神树之丘被封印在露里斯的胸膛里,那个女魔头只来得及杀掉世界上散落的其他精灵,没有完全铸造成功。

    现在伴随着她催动珀尔乌雷亚秒天秒地,锁链上的血色还在不断后退消失,显然是在不断被消耗使用。

    “你的锁链不能算完整的成品,”梅川说了一半突然有了求生欲,咳了声道:“不是你画的不好,就是有些小角度是没法画出来的,对不对……”

    季渊臭着脸哼了一声。

    “所以要等她的这条链子进入最脆弱的状态,我们再一举将她拿下。”

    胡德这边已经杀红了眼,这会儿开始无差别攻击横扫一切,锁链交错碰撞的金属声铿锵反复,与激烈的海啸声同时震得人耳朵发麻。

    海中巨兽的数量或许还有上线,但是海水是源源不断往里灌进的。

    锁链无法将它们全部剿灭,碰到水流只能一截一截分段消除。

    季渊看那红线倒退的速度实在慢的不行,手掌一拍就隔空给他帮忙。

    “开——山!”

    险峰奇石高山大川破土升起,重峦叠嶂眨眼显现,有石块滚滚落下溅了满地,将地面的空间不断分割。

    “开——火!”

    金红火焰喷射而出犹如长龙,乘风暴涨焚尽一切,把山色都映的灼灼生光!

    “开——云!”

    重云叠雾在这一刻竟漫在海流山川之间,卷曲翻滚绵密雪白,将不断复杂的视野变得更加模糊。

    季渊竖起中指再吼一声:“复制!粘贴!”

    所有事物在这一刻镜像复制,一瞬间占据了他们的所有视野。

    胡德根本没有想到他留了这么一手,脸上的惊愕没有来的及掩饰。

    “你——”她压着气息道:“你居然能同时从虚空中召唤出这么多的——”

    “到底是什么来路!!”

    季渊沉声道:“在下坐不改名行不改姓——”

    “大复制党是也!”

    梅川扬剑撒缪尔展翅同时一左一右杀了过去,在这个空隙直取她手中的锁链!

    胡德招收唤珀尔乌雷亚之链回撤,突然间打了个响指,最后十瓶血髓全部亮了出来。

    龙焰和长刀刚好相继袭来,将玻璃瓶打了个稀碎,血髓尽数洒在了锁链之上。

    那条红线立刻加速沿展,从依稀的血光变盛到发黑的程度,卷着黑光就杀了出来!

    季渊这一刻根本顾不上其他,亮出自己的18.0径直出手——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

    胡德也是完全没想到有人这时候会出来唱歌,空了一招被一刀砍伤右手,靠着锁链的瞬秒保护保住了骨头。

    “你居然还有一条——”

    季渊扬臂又是狠抽一记!

    “他眼神湛蓝像是从爱琴海边刚归来!!”

    “上半身像诗人下半身像流浪汉!!”

    两条锁链在碰撞的同一刻激起落日熔金般的连环火花,竟同时发动了摧毁之力!

    胡德怒吼一声,用出全部力量逼着手中锁链抗住攻势。

    毁灭之链此刻如两条长蛇般交缠噬咬着对方,每一个分段都在试图将对方逐回虚空。

    精灵血髓还没有被完全吸收,红线进退两难开始徘徊。

    “微笑再美再甜不是你的都不特别!!”

    “眼泪再苦再咸有你安慰又是晴天!!”

    18.0这会儿也是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开始咆哮式唱歌:“——我只对你有感觉!!!”

    季渊BOSS打了一半差点笑场,还得憋着一股劲继续跟她斗狠。

    撒缪尔一边拎着茶灰的剑跟这女人干架,一边忍笑忍到肩膀发抖:“也挺好,打个架还配KTV。”

    胡德也是炸了:“你对珀尔乌雷亚之链到底做了什么!!”

    季渊一脸纯良:“我对它能做什么?”

    话音未落,她竟将大半魔力渡给了这条锁链。

    黑光炽烈的一瞬间,季渊手中的18.0被粉碎如灰烬,一瞬间就飘散到半空。

    “好,你等着死吧——”

    季渊响指一打啪的手里又多了一条一模一样的19.0:“对不起你说什么?”

    胡德:“操??!!”

    露里斯伸手一展一抬,数十条电鳗和剑毒鱼同时破空飞来缠上她的要害,胡德不得不分出更多的时间应付这些额外的负担,锁链一边在对抗季渊手中的复制品一边还要分裂出幻影击杀鱼群阻挡龙焰抗下极刃之刃,此刻已经是到了崩溃的边缘——

    小青年手里的19.0跟着超大声唱歌:“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季渊心想这玩意儿从幼儿歌曲进步到青春情歌再到广场舞名曲,其实也是一种进步。

    胡德同时跟四个人打架还被吵得心烦,大吼一声道:“能不能不要唱了烦死了!!”

    锁链仿佛能听见她的声音,立刻激情切歌:“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季渊很遗憾:“这个还没上一首好听。”

    胡德反身扬手啪的横扫挡开鲸鲨的攻势,猛地一跃口中念念有词,将更多魔力源源不断地灌注给她手中的禁器。

    黑光又是猛地一闪,再次斩断季渊手中的19.0!

    “你去死吧——”

    季渊啪的打了个响指,拿了条新的出来:“SORRY你说什么?”

    这回还没打架那锁链就开始引吭高歌:“山丹丹花开的红艳艳哟哟哟——”

    胡德猝不及防被梅川一刀贯穿小腹,在地上猛地打了个滚张嘴吐血:“你!!!”

    “你到底是献祭给虚空了什么!!!”

    “你到底是谁!!!”

    季渊没太听懂她说的话,叉着腰理直气壮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我们复制党都是这个亚子。”

    “不服憋着!”

    -2-

    那女人脸上露出绝望又憎恨的表情,此刻感觉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伸手召出传送门就想往外逃。

    “走可以。”深茶色碎发的男人面无表情道:“把希珀的眼睛还给他。”

    “你怎么会——”

    撒缪尔隔空把魔剑扔了出去,瞬秒就又回到了茶灰的手中。

    他宝石灰的眼眸冷冽至极,声音里只有杀意。

    “该上路了。”

    龙魂龙影咆哮扬翅,下一秒剧毒烈血就已经随着剑风杀到胡德的面前!

    胡德在这一刻下意识地召唤珀尔乌雷亚之链缩成球牢护住她的身体,可季渊已经骑着狮子赶了过来,双手都拎着把长链将她的武器捆在半空中!

    “不——!!”

    毁灭之链根本承受不了两根山寨品的同时反噬,在这一瞬间血线骤然降到底然后当场崩解!!

    深绿色的龙血尽数喷溅到她的身上嘶嘶作响,连白骨都开始露了出来。

    希珀缓步走到了在痛苦喘//息的胡德面前,平静地伸出双手:“还给我。”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胡德摇头痛哭出声,歇斯底里地吼道:“我只要杀掉他就可以成功了,凭什么在这个时候,凭什么——”

    破碎的锁链因为魔力的消失在自发分解崩离,碧玺般的明亮光彩冥冥之中听见了召唤,如翻飞跳跃的云雀般冲回希珀的身边,眨眼就隐没在他的身体里。

    天使的手腕纤细白净,将黑色缎带一重重绕开,睫毛下的一泓碧色终于得到了光明。

    也就在这一时刻,胡德濒死哀鸣的声音骤然变大,被龙血完全吞噬烧灼成灰烬,痛吼一声便化成血烬。

    她死去时,竟有许多东西从虚空中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纯白空间在不断恢复,房梁木材门窗都在掉下的时候被拼接回原有的位置。

    刚才还被抹杀掉存在的白鲸掉下时没被波涛接住,摔了个屁股墩,疼的嗷嗷了好几声。

    露里斯召出洋流把它送回家,临离别时还用手心摸了摸它的额头。

    他们脚下的世界仿佛画布又像是拼图,在以极快的速度返回他们本应存在的位置。

    紧接着是刚才二连断的两条锁链,这会儿也松松垮垮地落回了季渊的胳膊上,像是两根宝石晾衣绳。

    季渊若有所思:“珀尔乌雷亚之链,一块钱四条?”

    胡德先前显然毁掉了太多东西。

    所以这会儿打怪掉装备不光掉了一地,连着半个多小时都没掉完。

    教堂被恢复成先前的模样,罗利塔城里被抹杀掉存在的大半子民都重新得到了生命。

    被元素杀害和毁灭的事物无法复原,但至少还有很多珍贵的事物在重返这个世界。

    季渊隐约记得自己哪儿没想明白,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么多:“你们还好吧?受伤情况怎么样?”

    他一转身,刚好就看见了希珀。

    天使笑吟吟地望着他的眼睛,轻轻喊了一声季渊。

    “你真好看。”他俯身去吻他的手:“我终于……看见你的样子了。”

    季渊怔了两秒,小声道:“恭喜啊。”

    你终于可以再度看见这个世界了。

    希珀侧身看向其他人,烟粉色的长发都泛着温暖的光泽。

    “终于不会给大家添麻烦了,我好开心。”

    露里斯松了一口气:“好久不见。”

    撒缪尔凑过来闻了一下,黑翅膀充满防备地竖着。

    茶灰还蹲在胡德爆出来的一堆战利品里,翻翻找找拿出来一枚腕甲:“是不是这个?”

    “对——风怒甲!”梅川回过神来:“把这个腕甲套在手上,每次出刀的时候就等于会连着攻击两次。”

    季渊默默开口:“别说了,再说炉石传说会找我麻烦的。”

    他们在罗利塔高地逗留了几天,等一切休整完毕之后再度出发,共同前往神树之丘的原址。

    露里斯如今变成了人鱼,不光发色眸色全换还烫了个大波浪卷,比以前还要好看。

    就是走路时有点麻烦。

    平时需要赶路的时候,他要么坐在海豚和黑鲨的身上,要么乘着浮空水流和他们一起行路。

    季渊在酒店帮他画了个大型浴缸当做豪华版的床,有次开门时忘了敲两下,听见某人闷在里面咕嘟咕嘟地吐着泡泡。

    “咳咳咳。”露里斯试图保持形象:“你回来了?”

    “我什么都没看见。”季渊非常冷静:“你头发里有颗海胆。”

    露里斯面不改色的把海胆掰开,跟他分了一半,两人在浴缸旁边像是在吃荔枝。

    “明天就到神树之丘了。”季渊发现这玩意儿吃起来味道还不错,端着刺身道:“等把封印完全解开,你以后出去玩也会方便很多。”

    露里斯扬眸笑道:“是啊,他们也终于有自己的家了。”

    季渊把吃剩的海胆壳扔到垃圾桶里,坐回浴缸旁边安静了一会儿,小声问道:“那个胡德说的话,你听得懂么?”

    露里斯趴在浴缸旁边,深蓝色卷发散着星辉般的银光。

    “什么?”

    “虚空。”季渊重复道:“她问我,我和虚空是什么关系。”

    露里斯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你还记得暗语深渊么。”他问道。

    季渊怔了几秒,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她是苍青派来追杀我的?!”

    “不是,”露里斯摆摆手,示意他坐下来继续听:“我们当初去暗语深渊的时候,有听过关于上中下三层的讲解,对不对?”

    最顶端的一千层,是供游客观光和大部分表层职能机构运行的地方。

    中间的一千层,供学徒和研究者们冥想学习。

    “而还在不断往下探索的最底端,是为了深渊。”

    季渊忽然按住他的肩,琢磨出来哪里不对劲。

    “我听见这个词听得也太频繁了一点。”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你看,暗语深渊,一个渊字。”

    “雪魄选手,呸,虚渊兽,又是一个渊字。”

    “然后,我刚好也叫季渊?”

    这要么是作者本人文化程度有限起名字老是犯撞字这种低级错误,要么就是很诡异的伏笔和巧合——或者刚好两者都是!!

    露里斯没有否定他的异想天开,而是沉默几秒以后,缓缓又点了点头。

    “这就是雪墟和暗语深渊存在的原因。”

    季渊一脸愕然:“为了我?”

    “为了虚空。”露里斯从水中探出了修长的右手,在空中轻轻一点。

    一只小丑鱼噗地被召唤出来,亲了下他的指尖掉进浴缸里,在海水里欢快地遨游。

    “暗语深渊和雪域的存在,本身都是为了寻找世界的尽头。”

    “一个不断利用魔法咒术探寻地底深处,另一个去了北境以北。”

    季渊呆在原地,突然能够把许多记忆里的细小碎片拼在一起。

    “他们找的,其实就是能真正进入虚空的那扇门。”露里斯轻声道。

    传送门,闪电,火焰,财宝,无尽的神秘和传说,表面都与魔法幻术有关,追根溯源,都与未知的虚空遥遥相连。

    “我的种族和能力,可以让我从虚空中召唤出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蓝鲸和鲨鱼。”露里斯慢慢道:“我认识深海中的一切,每一条鱼只要看到一眼,我就能知道它是从哪条洋流里游来的。”

    “可其实我们在和胡德厮杀的时候,所有鱼群和大型动物,都并不曾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你等一下,”季渊快速道:“苍青手里的那本火翼之书,梅川觉醒时得到的那把极刃之刃,还有胡德做法献祭才求来的珀尔乌雷亚之链,也全都都是来自虚空的神器吗?!”

    “对。”露里斯点头道:“所以这两把虚无之器无法摧毁对方,却拥有足够毁灭这个世界的力量。”

    “而我——”季渊倒吸一口冷气。

    “而你……”露里斯注视着他的眼睛。

    “你可以唤出任何事物,包括亡故者的灵魂。”

    季渊差点一屁股滑进浴缸里。

    他每次想找那个系统好好谈谈,然而除了缴费时间有固定提示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这不科学——”

    “什么不科学?”

    “我根本不像主角啊!!”季渊捞了把浴缸里的水临时洗脸冷静一下,结果还发现这水是香的:“哪有我这么惨的主角,上来被强盗捅被岩浆浇头还被恶龙掏心,难不成死满九九八十一次就可以召唤神龙立地成佛了吗!!”

    露里斯拿过毛巾帮他细细擦干眉毛上滴落的水珠,声音温柔:“放轻松一点。”

    “胡德当时那么吃惊,也是因为她看见你手中能拥有无数把复制品。”

    “难道你们的魔法都无法复制吗?”

    “不能。”人鱼缓缓摇头:“所有来自虚空的恩赐,都有严格的使用限制。”

    “只有你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季渊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有点颤抖。

    “难道……我真的是天选之子?”

    ——难道我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龙傲天?!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二更食用愉快呀!啵啵!!

    ----------------

    给老婆们递露露的浴缸水(?),用来洗脸可以光滑紧致无细纹,来自深海的神秘力量(???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浅ouo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听闻林深有鹿、玖玖点玖、铭薇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妄葃 120瓶;听闻林深有鹿 76瓶;星语 60瓶;莫一羽 57瓶;霁风沐雨、我就是想看个小说 50瓶;lvy 40瓶;腐烂的鬼美人、是柏溪不是西席、只等暴富 30瓶;汪汪汪???、玖玖点玖、鱼火、居銮、言啾啾 20瓶;止 17瓶;目成心许 15瓶;音留、云川陌上、阿浅ouo、紫衣、朱雀陵光、雇佣兵刘梅、蜚铃 10瓶;爱吃蓝蓝路的橘子 9瓶;慕景流年 8瓶;扶暖 6瓶;呼啦啦小旗子 5瓶;辰见莲池月 2瓶;轩雨、馒头小仙人、筱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