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科幻小说 > 穿越之细水长流 > 黑芝麻糊(十二月二十二九)

黑芝麻糊(十二月二十二九)

 热门推荐:
    十二月十六红枣在听谢又春说厨房要领黑芝麻、核桃、红枣、花生等做年下的八宝饭和汤圆馅, 红枣不觉心里一动。红枣想到了前世念大学时常吃的另一样速食食品黑芝麻糊。

    寒冷的冬天, 晚上从图书馆上完晚自习回到宿舍, 泡一碗香甜的黑芝麻糊就是当年最时尚的夜宵甜点。

    她公公素喜甜食,带些黑芝麻糊进考场,正好和方便面做换口。

    午饭前红枣打发碧苔去厨房要炒好的黑芝麻粉、大米粉、糯米粉和白糖。

    红枣前世虽然没做过黑芝麻糊, 但她家附近的超市电梯旁边就有一家卖各种面各种粉的店基本上只要市面上的有的食物都能在这家铺子给磨成粉,搅浑在一块儿, 美其名曰“*元膏”。其中*代表数字, 比如芝麻核桃糯米三样混在一起就叫“三元膏”。

    就这么一家要技术没技术,要创意没创意的小店铺, 冬天的生意却火到爆几乎所有从超市里出来的老阿姨,比如她妈只要经过这个铺子都会被勾了魂似的进店买个几样,搭配成或天使或魔鬼的“*元膏”, 逼迫全家一起吃。

    当然由芝麻核桃糯米搭配的“三元膏”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是少有的让红枣吃了还想再吃的“*元膏”。

    午饭后碧苔把芝麻粉拿来的时候, 正好谢尚也在。

    谢尚抬头看见立便问道“这是什么”

    “厨房调好的准备包元宵用的黑芝麻粉。”

    说着话红枣打开白瓷罐, 谢尚凑过来闻了闻, 立刻笑道“好香啊”

    红枣也笑“能不香吗这可是厨房刚炒的”

    “红枣,”谢尚兴致勃勃的问道“你跟厨房要这个是准备空口吃吗”

    红枣看一眼芙蓉示意拿勺子来。

    一会勺子拿来,红枣先舀了一勺给谢尚道“大爷, 你尝尝”

    然后又另拿一个勺子给自己舀了一勺送入口中。

    “香”谢尚咽下口中的芝麻粉,把勺子递给红枣道“再来一勺”

    红枣依言又舀了一勺递给谢尚“大爷,给”

    谢尚却惊呼道“红枣,你的嘴好黑呀怎么这么黑”

    转想起自己刚也吃了黑芝麻, 谢尚颇为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我的嘴不会跟你一样黑吧”

    红枣

    “大爷,”红枣举着勺子问“那你还吃吗”

    “不吃,我可就收走了”

    谢尚颇为犹豫地看着勺子上的美味,不说话。

    “大爷,”红枣诱哄道“咱们家常不都吃这黑芝麻馅的圆子和糕点吗吃完还不是漱口就干净了”

    谢尚听得有道理,终接过了红枣手上的勺子。

    经过了最初的惊讶,谢尚再吃便就忍不住笑道“红枣,这个黑芝麻空口吃真是怪吓人的”

    “亏你想出这么个吃法”

    红枣笑“那你觉得好吃哇”

    “好吃”说着话谢尚忽然张开黑嘴凑到红枣面前“哈哈”大笑了两声,着实唬了红枣一跳。

    “你”

    反应过来,红枣实在无语。

    “哈哈”谢尚见状却开怀笑了起来,得意道“红枣,刚我说吓人,你不信,现在你可相信,这吃了黑芝麻的嘴巴确实吓人了吧”

    红枣

    谢尚看还有两个罐子不禁问道“那两个里装的是啥”

    红枣“米粉和糯米粉”

    谢尚递勺子过来“红枣,你给我一样来一勺尝尝”

    红枣

    “大爷,”红枣告诉谢尚“这米粉可没有跟黑芝麻粉一样加糖,空口干吃可不大好吃。”

    “芙蓉,”红枣吩咐道“你再拿两个碗来”

    “大爷,”红枣拿碗调了两勺米糊递给谢尚“我想着咱们到底是南方人,家常吃的多是米饭。这方便面虽好,但都是面,未必合咱们爹的胃口。”

    “所以我让厨房把这米炒熟后再磨成粉,就是想看看拿开水冲泡后味道如何。能不能当粥喝。”

    “若是味道还行,就给爹送去,考试时换个口也好”

    谢尚闻言收了脸上的笑,颇为认真的品了一会儿摇头道“可能不行。这个一点味都没有,而且这么稀薄,也不抵饿”

    红枣接过谢尚的碗往里加了一勺芝麻粉,然后又兑水搅匀了递给谢尚道“大爷,你再尝尝这个”

    “这个好吃”谢尚不过尝了一口立便笑道“爹一准喜欢”

    “红枣,咱们这就给爹送去”

    “等等,大爷”红枣阻止道“这才只是芝麻。你等我明儿让人给这芝麻粉里再加些核桃后再给爹送去。”

    谢尚“核桃”

    红枣道“本草说核桃补气养血。爹九天里要熬费心血写好几篇文章,我琢磨着倒是加些在爹的饮食里才好”

    核桃补脑。但这世人类还没发现,红枣便只能随便指个补气血了。

    幸而谢尚也是半通不通,点头赞道“红枣,还是你想得周到”

    次日红枣果肉,红枣果让厨房做了芝麻核桃粉给谢子安送了过去。

    谢子安尝后自是喜欢,但却提出这黑芝麻都是黑的,可能过不了官差检查,所以最后云氏给谢子安带出门是白芝麻。

    腊月二十那天,谢又春送来了皮匠新做好的羊皮靴。

    红枣拿到靴子后试了试大小,颇为满意,然后又把她爹娘和爷奶的靴子放到相关的衣服包里收好。

    万事俱备,红枣就等腊月二十九回娘家了。

    腊月二十一,谢子安打发谢福去赤水县给他爹送年礼,云氏则打发陪房郝升去合水县娘家送节礼,一同捎去的还有方便面和黑芝麻糊的方子云氏二哥云意正月里将和谢子安一起进京会试。

    腊月二十三,小年。谢家祭灶与红枣娘家大同小异,不再累述。

    腊月二十九一早红枣同谢尚来到桂庄送年礼。

    红枣和父母李满囤王氏经月不见,当下见面颇为亲热。

    一家四口正在炕上吃蛋茶说话,不想陆猫儿跑进来说李高地和于氏来了。

    闻言红枣有些傻眼,心说她小姑今儿没回娘家吗不然,她爷和她奶跑来干啥

    王氏也不乐意于氏来。她悄声和红枣嘀咕道“红枣,我说你奶一准是为东西来的,你信不信”

    “半天都等不得了”

    红枣无奈地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满囤颇为尴尬地看了谢尚一眼,言道“爹、娘来了,我去接一接。”

    谢尚起身笑道“岳父,我同你一起去”

    谢尚都动了,红枣不好不动。只得嘀咕着“二两银子”之类的话跟着一道出了门。

    李高地和于氏果穿着鼠皮袍子等在庄门,而于氏更是戴了全套的银头面。

    两下里见面,于氏看到红枣和谢尚与自己和李高地见礼,亲昵的扶起红枣道“红枣,快起来”

    “上回冬节,你爷因为没见到你和你女婿心里惦记得厉害,这不今儿你爷就自己走来了”

    闻言李高地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红枣羞涩地笑了一笑,并没有说话。

    谢尚则干脆地装没听见,只和李满囤道“岳父,这门口风大,咱们倒是赶紧进去吧”

    于是众人往里走,男在前,女在后。

    于氏见没人不接茬也不气馁,又问红枣道“红枣,你身上这件皮大氅是什么毛又长又厚的,看着可真暖和啊”

    于氏看红枣身上这件粉色皮大氅露出的皮毛虽是青白色,但细看有斑点花纹,便知非是寻常羊皮。

    “奶奶,”红枣笑道“这件大氅是我婆婆给我做的,说是我公公从府城买的什么猞猁皮。”

    红枣可不想给于氏科普猞猁屁,故而说得含糊。

    “难怪”于氏赞道“看着就是非同寻常”

    “你公公在府城猞猁皮买得不少啊,我看尚哥儿身上穿的跟你这件一样”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于氏虽不通裘皮,先前不过得了一件鼠皮袍子便觉得又轻巧又暖和,简直好上了天,但今儿瞧到红枣身上的雪褂子,看到了真正的大毛衣裳,立就觉得自己身上的细毛袍子不够气派,开始肖想红枣的大毛衣裳了。

    于氏也不关心猞猁是啥,她只要知道这是猞猁皮就够了

    红枣如何不知道于氏的心事。她心说她爹娘都还没有大毛衣裳呢,哪里有多给她

    何况就是有,但冲先前她奶对她连二十两的面子情都不肯做,她傻了才给她价值二百两的大毛衣裳。

    “奶奶,”红枣笑道“你眼光可真好。我公公这回买的猞猁皮可不就只给了我和大爷一人一件。”

    “先我看我婆婆尚都没有,如何敢自己穿便推辞,还是我婆婆说今年是我进门第一年,她很该给我做两件见客衣裳,而裘皮禁穿,她去岁的皮褂拿出来换个缎面就又是新的了。”

    “等往后我公公再得了裘皮,她再做也是一样”

    耳听连云氏也不得这猞猁皮大氅,于氏方才歇了心思,转又问红枣头面。

    红枣笑道“这头面是大爷年前新给我的。不怪奶奶先前没见过”

    于氏一听更艳羡了,不觉问道“红枣,你这许多头面,只嫁妆,添妆,怕是就有十好几套了。现你女婿还在给你添你戴得过来吗”

    王氏斜着眼睛看于氏,心说老不要脸的,眼见跟红枣要不到猞猁皮衣裳,便就改要头面了

    红枣的头面再多,那也是红枣的私财,如何能随便给人还是给你

    “奶奶,”红枣天真回道“你有所不知。我这头面看着虽然多,但不少都是特殊日子戴的。”

    “比如聘礼里的那个观音头面,我听说一年就戴两回,四月初八和腊月初八,平时都不戴的。”

    “奶奶,你想这一年有三百六十日,而我才十来副头面,咋会戴不过来呢”

    于氏

    屋子里暖和。红枣和谢尚进屋后双双脱去雪褂子,露出里面和于氏身上一样的鼠皮袍子来。

    于氏见后不觉心说看来先前红枣送她的鼠皮袍子还是不错的,她和她女婿自己也穿,只再送她件猞猁皮大氅就好了。这一进一出,一穿一脱,多气派

    李高地进屋看到桌上摆放着的酒糖绸缎布匹等礼物,便知已过过礼了,心中跌足他来晚了一步。

    比起东西,李高地更看重谢尚给他在堂屋正式行礼上礼李高地以为这才是一个老太爷该有的体面,比如谢老太爷那样。

    可惜分家了,李高地心中失落长子不叫他来受礼,他也无话可说。

    先在老宅时,于氏从不叫李满囤上炕,故而当下李满囤也不把他爹和继母往卧房让,只请他们在堂屋坐下,然后又让丫头桂香再打两碗蛋茶来。

    等蛋茶的功夫,红枣乘机拿出衣裳包袱给李高地和于氏道“爷爷,奶奶,这是我和大爷孝敬你们的过年冬衣。”

    于氏看红枣拿出来的包袱是跟上回一样的厚绒面料,且个头看着比上回还大,抑不住心中欢喜显见得又是一套好衣裳

    而且看着比上回还好

    没准还是件大氅呢,即便不是什么猞猁毛,但有缎面羊皮,她也不挑拣。

    “难为你们有心了”于氏喜滋滋地接过包裹道“现咱们村里谁不说你爷和我有福气,能享孙女孙女婿的福”

    于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便没多坐,吃完蛋茶就和李高地告辞走了。

    走前还拉着红枣道“红枣,你爷年岁大了,他现就喜欢看你们去看他。你和你女婿得闲便来家里走走。”

    “你爷念着你们呢”

    “哎”红枣点头答应,心里却想着她其实很忙的,真不得闲。

    目送李高地和于氏走远,王氏禁不住又悄声和红枣吐槽“红枣,先我说啥了”

    “你奶可不就是来要东西的”

    红枣忍不住笑“是娘你说的是”

    王氏自己也笑了一刻,然后方又悄声道“红枣,你爹去城里当铺问过,这鼠皮褂子即便活当也能当十五两银子呢”

    “这倒推成原价还不得五六十两”

    “这一件袍子就要五十两,我跟你爹两个人,一人两件就是两百两,然后还有你爷奶的衣裳。”

    “红枣,你婆家虽说有钱,但我们也不好白受你婆这许多东西,你爹的意思是你看我们怎么还你婆的这份情才好”

    有谢尚在,李满囤不好和自家闺女说小话,故而有些事便只能让王氏来问。

    红枣想了想道“娘,你让爹先不急,来日方长。今年才是头一年,礼大些也是可能。”

    “爹虑的事且等年后看了再说”

    “对了,”红枣忽然想起一事,赶紧道“娘,我婆婆有了”

    “啥”王氏惊呆了,反应过来赶紧问道“这什么时候的事多久了”

    红枣“我也是月头才知道,估摸着应该有三四个月了吧”

    王氏心里合计明年云氏生产满月礼、百日礼必是要走的,如此便就如红枣所言,人情的事不急,必是有机会还的。

    而且刚女婿还说了年后亲家就要进京考试,这要是再中了,到时摆酒请客的场面肯定比上回中举时还大

    到时她家也少不了要去送礼

    思忖一会,王氏忽又问道“红枣,今儿跟你家来的小厮怎么突然多了两个生面孔”

    红枣笑道“娘,这是我婆婆刚给我添的人手。”

    “婆婆说尚哥儿搬出去后我院里的小厮只六个,不够使,便给我添了四个小厮。这只是其中两个”

    “原来是这样”王氏点头道“你婆婆可真是心细啊”

    红枣和谢尚走后,王氏便告诉了李满囤云氏有孕的事。

    李满囤闻言也是一呆,半晌方道“只盼谢太太这回再生个儿子就好了”

    王氏

    李满囤解释道“虽说女孩儿是人家的人,长大了会出门子,而多个兄弟会分去女婿三分的家产。”

    “但对红枣而言,这家私多三分和少三分有啥差别一顿饭还不是只吃得下一个鸡翅膀”

    “先谢太太说把咱们红枣当亲生女儿待,那是在没有女儿的情况下。这谢太太若是有了自己的女儿,咱们红枣在谢太太心里肯定就要往后站了”

    经李满囤这么一说,王氏也觉得云氏生儿子有利红枣,便跟堂屋里金魁星像祈祷道“魁星仙人,求您保佑我们家红枣的婆婆这胎生个儿子吧”

    作者有话要说  魁星等等,我先捋捋你们的关系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