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都市小说 >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 第119章 说话
    许忧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不说话。她是激动了,只是刚刚程郁那句话太过分了!

    “我们走吧!”他伸手揽过她的肩。与其呆在这里做这些无聊的事情,还不如去外面走走。

    许忧跟着他出去,不说话。她想,她没有必要为了程郁那一句话气成这样子,可是被楚明初揽进怀里的那一刻,她几乎难以抑制的差点哭出来。

    离开徐哲对她来说是件极其委屈的事情,可是她就生在了那么普通的家庭里,而且,普通又有什么错,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就否定了她?

    “不喜欢这种地方,以后不来就是!”走出大厅,楚明初说。

    许忧忍着在眼眶里盘旋的眼泪,勉强地笑着问:“你是要我逃避?”

    因为不被人接受,所以就要一辈子躲起来?

    “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让自己不痛快!”楚明初拿她有些没办法,松开她的手。

    下了楼,池昀已经备好了车,等着许忧和楚明初。大多时候,楚明初都不喜欢自己开车,确切地说,他是比较懒。

    许忧看了池昀打开的车门,上车,车还没开,身后便响起徐哲的声音,“许忧!”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许忧知道,程宏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一心一意想让她跟徐哲分开,看着她跟楚明初在一起后,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

    “许忧……”他刚从电梯里出来,看她要走,急急地奔了过来,可,车门已经关上了。

    “走吧!”楚明初不想让自己暴光在酒店门口,看了一眼不说话的许忧,吩咐道。

    “许忧,你下车!我有话要跟你说。”他拍了拍车门,眼睛里那么急切,生怕她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许忧坐在楚明初身边,转头去看他,看了徐哲的眼睛,她突然不想跟楚明初走。不管徐哲的爸爸做了什么,跟他总是没关系的。

    伸出的手想要去开门,却被楚明初拦住了,他看着她,沉声叫她的名字,带着些不悦,“许忧!”

    原来,她的决心这么容易被动摇!可是,他还会再给她机会?

    许忧的心,不自觉地怔了一下,她看向楚明初,手收回来,心虚地解释,“我只是想听听他说什么。”

    “无非就是让你留在他身边!”楚明初的态度突然变得很冷,仿佛刚从北极回来一样。他恨这样的她,好恨,真希望徐哲从来没在她的心里出现过。

    “你该不会真的后悔的吧?”楚明初见她不说话,对着她嘲讽地扬起了嘴角,“许忧,玩火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他可以当她年轻,但并不会因为她年轻就一次一次地原谅他。许忧的手指僵直,她没说话,坐在楚明初身边,也不知道车子是怎么到楚宅的。

    “下车了。”他提醒她,已经是冬雪融化后的样子,很温柔。楚明初对家的概念似乎很重,他几乎从来不在家里发火,尤其是在楚子洋面前,由此可见,他有多宠爱这个儿子。

    楚子洋坐在沙发上,看到许忧,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主动扑进她怀里。许忧心底的愧疚突然涌出来,挡住了她之前的所有悲伤,走到楚子洋面前,看着他,“我回来了。”

    楚子洋低着头不说话,许忧伸手去碰他,“洋洋。”

    可,让她意外的是,楚子洋扬手,推开了她的手,冷漠得,完全像得了楚明初的真传。

    “自那天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提过你了。”楚明初看了看许忧,走过去,在她身后提醒道。

    “对不起。”她直起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让我来吧!”楚明初拍拍她的肩,走到楚子洋身边坐下,温柔地说:“宝贝,爸爸跟你保证,妈妈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就算她想,他也不会再给她机会!孩子比他的命还重要,就算付出一切,他也会将许忧留下来。

    许忧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重重一愣,她能够感觉得出来,楚明初想留下她的心是多坚定。

    “她不是我妈妈!”楚子洋终于开口了,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许忧不知所措。她想,如果换成是她,遇到那种事情,也会恨她的吧!

    “她是!”楚明初很坚定。

    “她不是!”

    “她是!”他重复着,知道,其实打心底,楚子洋早已经认定了许忧,所以才会在感觉自己被她抛弃后,那么生气。

    “她不是!”他生气着,推开楚明初,自己向楼梯的方向跑去,新来帮忙的女佣,从厨房里端着热水出来,与楚子洋碰过正着。本就想去追楚子洋的许忧,想将楚子洋抱过来,水便全都洒在她身上。

    “好烫……”烫得要死,几乎让她哭了出来。楚子洋从她怀里钻出来,瞪大眼睛看着她,“没事吧?”

    “对……对不起!”一旁的女佣吓得快傻了,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楚明初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的,大步走到许忧身边,看着她被弄湿的衣服以及因为疼痛而流出来的泪,从未有过的愤怒,指着女佣咆哮,“走!让她马上给我走!”

    这么粗心大意的人,留着只会添乱。他好生气,他想,这辈子他就没这么愤怒过!

    “好痛!”许忧真想哭,感觉身体的某个地方已经被烫熟了似的。楚明初看了她,抱她上楼,对着跟进来的楚子洋说,“洋洋你先出去,叫林姨拿药来。”

    楚子洋听了他的话,很快跑出去,留下他跟许忧在房间里。

    她一个劲地喊痛,他很没耐心地拿了剪刀直接帮她把衣服剪开,被烫伤的肌肤露出来,红红的,让他的心也跟着揪起来。

    “没事了,我打电话叫医生过来。”他一边掏手机一边安慰她,许忧的衣服被剪得七零八落又不敢躲床上,只能叫他,“你转过去。”

    她总觉得,好难为情。

    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也顾不上别的,打着电话,走出门,看到林姐拿了药上来。

    医生来得很快,可是来的时候,许忧被烫伤的地方已经起了水泡,水泡被指头碰到,很痛,可,比刚被烫着的时候已经算轻的,似乎被烫得麻木了。

    楚子洋被林姨叫回房间了,楚明初守在床边看着许忧,看着许忧很痛苦地睡去,失去意识痛苦好像就能减轻许多,她身上只盖了床单,还是她睡前坚持要盖的,感觉被楚明初那么盯着,会让她有种想要钻地洞的冲动。

    楚明初就守着她,听着她睡梦里还是会呼痛,手指抹了药膏轻轻帮她涂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她睡得很不安稳,很快就醒了,睁开眼,发现楚明初在眼前,他的手指在她烫伤的大腿上轻轻抹了药。

    这是她第一次见楚明初对别人发那么大的火,而且,好像是因为她,她将药膏拿过来,“我自己来。”

    他将眉头皱紧,“还痛不痛?”

    “很晚了,你先去睡觉吧!”她看了看时间。他总不至于这么一直守着她。

    可是,楚明初觉得,就算他睡了,也合不上眼睛。就像上次她发烧晕在浴室里,他也守了她一整夜。

    他伸手关了大灯,留下床头较暗的那盏,“换了床我睡不着。”

    他感觉他会死得很早,因为睡眠一直不是很好,每次梦里梦到纪晓颜,醒来,便再也合不上眼睛。

    可,许忧觉得,这只是他想陪着她的借口,忍不住想起之前的那次,想到那里,他对她的好便铺天盖地地袭,握住他的手,忍住肉麻对他说:“楚明初,谢谢!”

    他是毋庸置疑的好男人,如果跟他在一起,觉得吃亏的应该是他才对!

    楚明初松开她的手,“你好好休息,我出去走走。”他说完,便走出了房间,关上门,留下她一个人。

    许忧一个人躺在床上,左边的柜子上放着她的手机,她拿了手机来看,发现手机里徐哲打来的好几个未接电话。

    第二天一早,她醒来的时候,楚明初已经去上班了。楚子洋拿了林姐刚做的糕点上来看她,站在她床边怯怯地盯着她,“妈妈。”

    她扬了扬嘴角,无比幸福,“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

    他不说话,刚洗过的白白净净的小手拿了一块蛋糕递到她嘴边,她不喜欢甜的,所以林姐特别把甜味做得很淡,似乎完全是针对她的胃口而做的。

    “洋洋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她身上涂了药,很不舒服,想去洗澡,可,感觉楚明初回来以后,会砍了他!

    那个男人很奇怪,上次被他爸爸把头弄伤后他都没有那么生气,可是昨天,他的样子,真的把她给吓了一跳。

    楚子洋端着盘子往门外走,许忧叫住他,“昨天晚上那位阿姨还在吗?”

    “爸爸昨天晚上就叫她走了!”楚子洋说完,直接出了门。许忧换了衣服从房间出来的时候,楚子洋坐在客厅的地板上逗那条白白的狗,很开心的样子。

    许忧刚下楼,狗就冲着她奔了过来,对着她汪汪大叫。她大叫着逃走,肌肉拉动了皮肤,痛死了。

    “好家伙,看着我受伤了还不放过我!”看着楚子洋拉住了链子,她才对着狗鄙夷道。

    “爸爸帮我买的,我之前一直没理它。”楚子洋蹲在狗的旁边,很喜欢这狗,可是狗买回来的这几天,他却从未理过它,因为他一直处在被抛弃的痛苦中。

    大概连楚明初也没想到,楚子洋对许忧的依赖会到这种地步,所以,他才想拼命地将许忧留在身边吧!

    “洋洋很喜欢狗?”许忧看着他跟狗这么合得来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楚子洋蹲在那里,没有看许忧,“嗯,爸爸跟我说,妈妈很喜欢狗,小的时候家里有一条狗,是妈妈很喜欢的,可是后来,那条狗狗死了……”自那之后,虽然楚明初提议过几次,可他都拒绝了,而且再也没养过狗。他没有把故事说完,却转头看着许忧,“妈妈你不喜欢狗吧?”

    刚刚许忧那么怕狗的样子他就知道了,“他们说得没错,你不是我妈妈!”

    许忧的心,在这一刻,被扯得生疼,原来,真相揭穿后,最痛苦的是她呀!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可是失去楚子洋的话,也如同在她的心底剜走一块肉似的。

    “对不起,洋洋,我不是要骗你的!”许忧愧疚地看着他。

    “可我还是希望你能留下来!爸爸一直都是一个人,也不爱说话,可是你来了以后,他就变了好多。而且,学校有活动的时候,好希望爸爸妈妈能够一起去。”五岁,很多事情他是懂的。电视看多了,他就想得明白了。

    许忧觉得,她的人生,与其说因为遇到楚明初而改变,还不如说因为楚子洋才改变的。

    他那么小,可是说出来的话,一句也让她拒绝不了。

    “那以后,学校有活动的话,让我跟你爸爸一起去好不好?”她看着他,小心的问。一直担心的是楚子洋知道真相后会讨厌她,可是似乎她该庆幸,他并没有讨厌她。

    楚子洋点头,走到她面前,“那你不要跟爸爸说我今天说的话。”

    “嗯。”他懂事的样子,让许忧很想哭。

    “你要不要摸摸它?”楚子洋指着被他牵着的服服贴贴的狗问许忧。许忧点头,他拉着她的手放到小狗的脑袋上,小狗身上长长的毛,贴着掌心,很舒服的触感,她不由得笑了笑,“真可爱。”

    话刚说完,小狗就对着她汪汪大叫起来,许忧被吓得赶紧跳了老远。楚子洋笑,松开链子,狗却没向许忧奔来,而是朝着外面跑去。

    跟在沈瑶身后下来的桑静一见狗,立马吓得快要哭起来,“阿姨。”

    “只是一条狗而已!”沈瑶很冷静,虽然她也不喜欢狗,甚至有些怕,可是,却还是习惯性地摆出一副镇定而冷漠的样子。

    狗似乎是为了吓她才特地出来的,看着她那么镇定的样子,不是很爽,吐着舌头走向她,她僵在原地,扬着声音喊,“小林小林……”

    林姐在后院修剪草坪,楚子洋从客厅里出来,叫住冲到沈瑶面前去的狗,“奶奶。”那边的桑静,吓得脚都软掉了,扶着沈瑶向客厅走去。

    许忧站在楚子洋身边看着不该出现的两人,挤出笑容,“你们怎么来了?”每次沈瑶一出现,她总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沈瑶冷冷地看了许忧一眼,伸手握住楚子洋的手,突然变出一脸的笑容,“洋洋,想奶奶了没有?”

    楚子洋点头,一手牵着狗一手被沈瑶牵着,向客厅走去。桑静站在许忧面前,目光中露出冷漠和轻蔑,“你还有脸呆在这里?”

    “为什么我就不能呆在这里?”许忧无辜地看着她。

    “你不是要结婚了么?抛下洋洋,让人将他送回来,我要是你,都没有脸再出现在洋洋面前!”沈瑶已经进去了,知道沈瑶听不到,她故意说得很过分,“像你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凭什么呆在楚明初身边?”

    “你再说一遍!”先是水性杨花,再是朝三暮四,许忧真的有种快要崩溃的感觉。

    “朝三暮四!朝三暮四!让我说一百遍也是这样!”桑静鄙夷地看着许忧,真不明白楚明初哪根筋搭错了还让这样的女人留在家里。

    “小静。”里面传来沈瑶的声音,桑静没等许忧反应,便急急地跟了进去。

    许忧碎碎念地跟在她身后走进去,发现沈瑶正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上,刚泡的咖啡,还热热的,她端起头喝了一口,才看向许忧,“跟明初说我把洋洋带回去,只要你在这里一天,我就不会再让他回来这里。”

    估计上次楚子洋被徐妈妈送回去的时候,也惹恼了沈瑶。

    “对不起,我做不了主,你等他回来了再跟他说吧!”许忧坐到沙发上,被碰到的伤口迫得她皱起了眉头。

    “你不要不知进退,我这是在给你台阶上!”真是疯了疯了,这丫头跟她说话的态度未免也太嚣张了。

    “谢谢你的台阶,用不着。”许忧似乎已经摸透了沈瑶的性子,她完全是吃硬不吃软的那种,像纪晓颜那样温柔地跟她说话,估计没两分钟就被她的气势给镇住了。

    “你!”沈瑶扬起手指着许忧,手指上是名贵的红宝石。

    “许忧,你竟然这样跟阿姨说话!”见着沈瑶被许忧气得说不出话,桑静忙着帮腔。

    “小静你让开!”沈瑶挥了挥手,示意桑静坐下,对付这种小丫头还要别人帮忙,会让她觉得丢脸。

    不过,每次跟许忧说话,都让她觉得有种秀才遇上兵,有礼说不清的感觉,她是秀才,许忧就是那个不讲理的兵!

    桑静很听话了忍了,看着许忧,鄙夷死许忧,“没教养的人。”

    “对了,你在这里,要不要我打电话让徐总来喝杯茶?”沈瑶看着许忧,对她真的没有一点好印象了,尤其是知道她要跟徐哲结婚后,还出现在这里。

    许忧不说话了。徐哲的事情,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想想心里就觉得痛。

    “不否认就是默认了?”沈瑶一皱眉,让桑静拿了手机给她开始打电话。她是想让徐以薇来看看,她儿子的结婚对象怎么会跟自己的儿子纠缠在一起。

    “让我来打吧。”许忧坐在沙发上,静观着这一幕,电话快要接通的时候,她突然提议道。

    她的提议,让沈瑶一愣,虽然搞不懂她想干什么,可,还是将手机给了她。

    许忧紧紧地握着手机,手指不自觉的在颤抖着,直到里面传来徐以薇的声音:“你好。”

    “阿姨。”无视一旁的沈瑶,许忧礼貌地叫了那边的徐以薇,开门见山道:“我是许忧,对不起,我不能跟徐哲结婚了。”

    她的话说完后,那边沉默了很久,她拿不准徐以薇是什么态度,却只能等着她的回应。不知道过了多久,徐以薇才开口,“是因为徐哲爸爸吧?”

    虽然整个过程中徐以薇都没有参与,但她却好像知道所有的事情,又或者说,她太了解程宏在知道徐哲要结婚后的反应?

    许忧被她的话弄得有些愣,“阿姨……”徐以薇比许忧想象中的厉害多了,每一次,她的反应都弄得许忧不知所措。

    手机里,徐以薇的声音还是很轻,她很平静,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切了,“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我尊重你。”

    “对…不起……”这三个字,许忧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挤出来的,好像她一直都在辜负徐哲,一直如此。

    徐以薇听了她的道歉,却笑了笑,“你不用跟我道歉,只能说是徐哲他看人不准吧!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要经历很多的阻碍与诱惑,但如果你这么容易就放弃了,那只能说,徐哲还不够好,没有办法让你爱他爱到不顾一切。”

    不得不承认,她的话是极其礼貌的,但是,指责的目的却显而易见。明明许忧可以坚持的,可是她却放弃了!

    真的,是她不够爱徐哲吗?还是说,她太自私太爱自己?

    在她沉默的瞬间,徐以薇已经挂了电话。

    沈瑶不解地看着许忧,不知道她为什么在她面前打这个电话,“你什么意思?”

    “我想留在楚明初身边。”就算她想逃,好像也逃不开。此刻,坐在那里的楚子洋,正盯着大眼睛看着她,感觉自己就在悬崖边上,再往后退一步就会粉身碎骨似的。

    桑静看着其貌不扬的许忧,对她的话嗤之以鼻,“你凭什么?”

    “就凭他选了我!”她知道这是桑静最大的痛,毫不避讳地说了出来。真受不了桑静那么咄咄逼人的样子,好像只有她才是配站在楚明初身边的唯一人选。

    许忧低着头,对着对面的沈瑶说:“伯母你,难道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幸福么?活到这把年纪,难道你不想跟儿子像其它母子一样相处么?以楚总今天的身份,他身边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不会丢了他的脸,他就是他,女人只是陪衬,与其每次都跟他作对,为什么就不试着相信他一次?而且,如果不是他的选择,又怎么会有今天这么精灵可爱的洋洋?还是说,伯母你对洋洋不满意,还希望桑小姐能帮他生一个更聪明可爱的孩子?”

    被烫伤的地方,还是火辣辣的疼,她强忍着,坐在这里,眉头紧皱着,希望能够快点结束这次的对话。

    知道沈瑶对洋洋宠到极点,她故意用洋洋来将沈瑶,沈瑶自然不能当着楚子洋的面说她对洋洋不满意,看了洋洋一眼,不说话。

    对她来说,许忧是独特的,有什么说什么,这跟她的性格,倒是很像很像。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一旁的桑静却乱了阵脚,“阿姨,你不能听她这么胡说八道。”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