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对手是尊神 > 第二十七节 掌控之中
    苏浪面色有些苍白,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但是肩甲传来的巨痛并没让他的道心紊乱。苏浪只是震惊于对方这种突然的变化,以及他那连时空奥义都定不住的身躯。

    啪~,苏浪抬手挡住了对方的手腕,“是不是最后一次,你说了不算。”

    苏浪的膝盖猛然顶向了对方,他没有施展时空奥义,动用的纯粹是杀伐之术。安宰贤也没想到苏浪‘惊恐’之下反击如此之快,对于习惯施展法力的念魂来说,还真有点不适应这种硬拼。不过苏浪的力度再大,对他这具可以解体的身躯来说根本造不成伤害。因为他可以把自己的念魂,隐藏在无数解体的颗粒之中。除非找到藏身的那一颗微小颗粒,否则根本杀不死他。

    苏浪的反击对安宰贤造不成伤害,但也迫使他抽回手臂后撤了两步。苏浪耷拉着一条手臂,肩甲上鲜血直流,趁着安宰贤后撤之际,苏浪瞬间施展出时空奥义。虽然苏浪知道定不住对方,但却能为他争取刹那间的空隙。

    安宰贤身躯微微一顿,整个身体如过电一样颤抖了一下,轻松破解了苏浪的时空奥义。紧接着,安宰贤的手臂闪电般斩向苏浪。这一次他没再戏虐,安宰贤相信苏浪绝对躲不过去。

    唰~!手掌切过苏浪的身躯,但是像劈在了空气中一样,苏浪的残影瞬间消失不见。

    安宰贤一愣,眼神中竟然透出少许赞许之色,“居然感悟出如此奥妙的空间隐藏,杀了你,还真是有些可惜。”

    安宰贤虽然看不见苏浪,他却能感受出镜像空间的存在。身为主神念魂,这点手段还逃脱不掉他的感知。但是对于镜像空间,安宰贤也没能力击破。所以刚才他进入房间之时,故意装出样子引诱苏浪出来。

    感觉出镜像空间已经离开,安宰贤心有也有些恼火。如果是完整念种的融合,他绝对有能力打破苏浪的镜像空间。但是现在,安宰贤除了分解与速度,根本不能做其它变化。身为一界主神,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耻辱。

    安宰贤阴沉着脸色站在阳台之上,通过魂识召唤,不大一会儿暗夜飞了过来。

    安宰贤伸出手掌,冷漠的说道,“嗅一嗅这几滴血液,追寻着气息,本尊要看看他去了哪里。”

    暗夜答应了一声,赶紧飞了过来。安宰贤双目冰冷,他不在乎苏浪,却担心这小子会坏了他的大事。安宰贤也没想到苏浪这么快就找出了他的真身,眼看着与陌卿大婚在即,他不想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任何变故。

    镜像空间之内,苏浪一阵狂奔。别看他无法空间转换,却可以不受阻碍任意穿行。验证了安宰贤就是魂奴,苏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陌卿。但是他身上有伤,必须要止住锁骨上的伤势才能去找陌卿。苏浪不是李季,不用担心这种外伤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苏浪跌跌撞撞跑进了一家社区诊所,反正不是什么重伤,先止住流血再说。

    凉秋微寒,陌家别墅这两日热闹非凡。女儿出嫁,安陌两家联姻,对于安陌两家来说都是大事。这些年安家聚贤集团重点项目都在国外,不像陌家立足于本土。所以在衡南地界,陌长生的人脉非常广泛。得知陌卿即将出嫁,不少亲朋好友提前给陌家祝贺。

    疲惫了一天的陌卿早早的睡去,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陌卿也是兴奋之中带着少许的紧张。不过安宰贤能让她邀请苏浪参加婚礼,陌卿更觉得以前是自己误会了贤哥。

    凌晨两点左右,陌卿被手机铃声惊醒。看着显示的号码,陌卿呢喃着骂道。

    “死阿浪,都几点了还打扰我。”

    陌卿疲倦的按下接听,慵懒的说道,“臭阿浪,我才刚睡着就被你吵醒,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下次我非痛扁你一顿不可。”

    “卿卿,我要见你。提前给你说一声,是怕你惊吓之余又动用枫叶。”

    “见我?啊~你们不会是现在过来吧?不行~喂喂~!”

    陌卿没说完,苏浪的电话已经挂断。陌卿气愤的咒骂了一句,赶紧换好了睡衣。她这边刚忙完,就看到房间空中现一道裂痕,苏浪从镜像空间中走了出来。

    “臭家伙,我郑重警告你,以后不许超过十二点出现在我~。”

    说到这陌卿一愣,这才看清苏浪衣服上的斑斑血迹,“阿浪,出了什么事?李季大哥呢?他怎么没跟你在一起。”

    陌卿闪身来到身前,吃惊的看着苏浪。他的肩甲刚在诊所里处理了一下,纱布上还渗出了血迹。

    苏浪轻轻抓住陌卿微凉的玉手,“李季大哥没来,你放心,他很安全。我是一个人来到衡南,这个伤~就是魂奴的杰作。”

    陌卿浑身一震,“啊~,你和魂奴遭遇了?”

    “不是遭遇,是我专门找的他。”苏浪严肃的说道。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阿浪,你说清楚点,我怎么~有些听不明白。慢慢说,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陌卿疑惑的看着苏浪。

    苏浪平静了一下,从三宁窗户上留下的字迹,一直到自己受伤,把此中经过说了一遍。不过,为了让陌卿有个缓冲,苏浪始终没有说出安宰贤的名字。

    陌卿听的心中震撼,看着苏浪问道,“阿浪,你真的发现了魂奴?”

    苏浪郑重的点了点头,“不然,我也不会半夜三更打扰你。”

    陌卿目光一寒,“他在什么地方,你还能不能战斗?”

    “卿卿,先不要急,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因为~这个魂奴就是~安宰贤!”苏浪犹豫着,终于说出安宰贤的名字。

    陌卿浑身一颤,不禁愕然的看着苏浪,“你是说~不~不可能。”

    “卿卿,一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

    陌卿有些惊恐的看着苏浪,“阿浪,你应该知道用不了几天他就成为我的夫君。我希望在这件事上~你~你一定要保持心理平衡。”

    刚才还有些震惊的陌卿,一听安宰贤的名字,突然之间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甚至说,她开始怀疑这是苏浪制造的假象。

    苏浪咬了咬牙,“卿卿,我是很爱你,这一点永远不变。但是请你相信,在这种事上我不会被嫉妒冲昏了头脑~!”

    苏浪心中酸楚的看着陌卿,他知道这件事会有些曲折。但没想到,陌卿竟然对安宰贤信任到如此程度。

    卧室窗外,暗夜紧紧的趴在墙壁上,仔细的听着房内的对话。听到陌卿不相信安宰贤就是魂奴,暗夜非常着急,恨不能闯进去向陌卿证明。

    就在这时,暗夜突然感到识海中一阵晕眩,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他脑海中响起。

    “暗夜,追查到了没有。”

    暗夜浑身一颤,赶紧用魂识回应道,“主人,追查到了,他在陌家。”

    暗夜不敢隐瞒,这是一种来自灵魂的威压。只要念魂动用魂识与他联系的时候,暗夜的任何想法他都会得知。这一刻,暗夜只能心无杂念不敢有任何妄想。

    “暗夜,放开你的魂识,本尊要通过你的耳目,看看他们说些什么。”

    “是,遵从主人的吩咐。”

    暗夜眼神之中透出一丝担心,无奈的放开了自己的魂识,把这具蝙蝠身躯主动交给了念魂来掌控。虽然这种掌控对双方来说都很吃力,甚至还要连累暗夜静养两日。但是念魂很想听一听,苏浪会与陌卿说些什么。

    房间之内,陌卿难过的摇着头,她不相信苏浪的这些解释。陌卿从小与安宰贤一起长大,在她眼里安宰贤只是一个有些傲慢的书呆子而已,怎么可能与可怕的魂奴联系在一起。更何况念种连她都没见过,陌卿绝不相信这么巧合的选择了安宰贤成为寄体。

    “卿卿,你想想,安宰贤失踪的那段时间,不正好是念种融合的时间吗?这不是巧合,而是他有意避开你。”苏浪苦口婆心的分析道。

    “不,他是因为~因为你我之间的误会才会出去躲避。阿浪,不管你怎么说,我需要事实。贤哥不是别人,没有事实我不敢轻易下这个决断。你要知道,这不光牵扯到我们俩的幸福,还牵扯到安陌两家几十年的友谊。阿浪,如果你是骗我,我可以原谅你,但我希望你能拿出事实依据。”

    “我没骗你!”苏浪加重了语气,脸色也显得更加苍白,“卿卿,要不然这样,等我修养一日,我会证明他就是魂奴。”

    “好,那就让我躲进你的镜像空间里,看看他是不是魂奴。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会~我会亲手杀了他。”陌卿咬着嘴唇说道。

    苏浪摇了摇头,“不,只要我一离开镜像空间,你也无法再藏身里面。安宰贤见到你之后,绝对不会承认。卿卿,到时候我会打开手机同步录音,让你亲耳听到他自己承认是魂奴。”

    苏浪心说就算再次受伤,也得让陌卿明白这个事实。否则,这样下去非常危险。不但陌卿会处于危险之中,连他与陌卿之间也会产生巨大的裂痕。

    陌卿看着苏浪略带怒气严肃的眼神,心中也开始动摇起来。但在没有事实依据面前,陌卿绝不相信贤哥就是魂奴。她同意了苏浪的说法,不过陌卿也怕真的被证实,苏浪会再次受到伤害。在陌卿的要求之下,苏浪答应带着她一起去。只不过,到时候让陌卿躲在别墅外等待接应。

    陌卿的窗外,暗夜极其痛苦的趴在墙面之上。此事,他听不到任何声音,整个身躯都由念魂所控制。不大一会儿,暗夜浑身一抖,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暗夜,找地方静养去吧,不需要再盯着这个蝼蚁了。”暗夜的识海之中响起了念魂的声音。

    “遵从主人的吩咐。”暗夜赶紧回应一下,有些恋恋不舍的振翅向远处飞去。

    安家别墅,安宰贤面露阴险的笑容。好在他及时听到了苏浪与陌卿的对话,所有的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原本安宰贤还想借此机会灭掉苏浪,现在看来,或许苏浪能让陌卿更加信任他。这对吞灭陌家的财富,倒是一步不错的棋局。飘天文学小说阅读_www.piaotianx.com